快捷搜索:  方济各  天主    福传  赞美主  圣言在野

陈日君枢机主日讲道:他是活人的天主

文前导读:

塔格莱枢机:教宗方济各韩国行是亚洲的希望种子

塔格肋枢机:教宗推动我们始终是传教士,与没有信仰的人对话

陈日君枢机主日讲道:规劝兄弟

陈日君枢机:教宗保禄六世被宣真福九日敬礼

bishopB.jpg

常年期第三十二主日(丙年)

加下 7:1-2,9-14
咏 17:1,5-6,8,15
得后 2:16-3:5
路 20:27-38

法利塞人相信肉身的复活,撒杜塞人不相信。今天的福音里,撒杜塞人看来正用着他们平时和法利塞人争辩时的理据来作难耶稣。

申命纪二十五章记载梅瑟定了“代兄弟立嗣”的法律。这法律的目的无非是为“免得那没有留下儿子的男人的名由以色列中消灭”,也等于我们文化中的“传宗接代”的大道理。人的生命有限,但人对生命的愿望无限;人无奈要死,但至少想在子孙身上活下去。 “今世之子也娶也嫁”也就是为了让自己有限的生命能借着子孙延续下去。

撒杜塞人假设了一个例子:七兄弟娶了同一女人而没有留下儿子。然后问:“那么在复活时这女人是谁的妻子?”这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大概法利塞人常给他们难倒了;但在耶稣的智慧面前,他们的诡辩显得多么幼稚,他们根本没有明白在天主的计划中复活是怎么的一回事。

撒杜塞人当时在犹太人中是一个世俗化、崇罗马的党派。这使我们联想到现代的唯物主义者。他们也问一些极幼稚的问题,还得意洋洋,以为科学终于推翻了信仰。他们问:肉身的复活怎么可能?那复活的肉身用什么材料构成?死者以什么年龄的肉身复活?从哪里去找回那些细胞、“分子”?土葬的不是已被植物吸收、被动物吞食了?火葬的不是已以烟和灰的形态消失在宇宙中了吗?同一“分子”且曾属不同的人呢!这笔账怎么算得清?

其实唯物主义者,关于复活,根本不可能问任何有意义的问题,因为他们先否认了神的存在。而复活的课题正有关于生命之主,天主。

否认复活,等于肯定人死了一切都完了。但如果我们相信是天主把今世的生命放在我们手里,要我们去经营,要我们遵循伦理道德的原则去做人,准备在他要求时将这性命交付出来。那么,怎么可能在这生命结束时一切都完呢?

读经一里的母亲和她的七个儿子,就是因为他们坚信天主是生命的主宰,他们才勇敢地拒绝崇拜君王或邪神。在加下七:22-23那伟大的母亲对儿子们说:“……不是我给了你们灵魂与生命,也不是我构成了你们每一个人的身体;世界的创造者,既然形成了人的初生,赐予万物以起源,也必仁慈地偿还你们灵魂和生命,因为你们现在为爱护他的法律舍生致命。”

耶稣说:“上主,你为亚巴郎的天主,依撒格的天主及雅各伯的天主,他不是死人的,而是活人的天主,所有的人为他都是生活的。”天主为人计划的是生命,是丰富的生命,他放在每人心中的永生的愿望绝不会落空。读经二中保禄称天主​​为“那爱我们,并开恩将永远的安慰和美好的希望,赐予我们的天主父。”

在玛窦福音二十二章里,耶稣对撒杜塞人说:“你们错了,不明了经书,也不明了天主的能力。”这天主的能力在耶稣身上显现了,他的复活是人类复活的开端。原来天主为我们计划的不只是死后复活,多活几年,而是要带领我们进入一个全新的生命:“他们也不娶也不嫁,因为他们相似天使。”天主要给他们的是一个“属神的肉体”(格前十五章),光荣的、不朽的躯体,他们永不再死。

拓展阅读:

塔格莱枢机:教宗方济各韩国行是亚洲的希望种子

塔格肋枢机:教宗推动我们始终是传教士,与没有信仰的人对话

陈日君枢机主日讲道:规劝兄弟

陈日君枢机:教宗保禄六世被宣真福九日敬礼

陈日君枢机主日讲道:我找智慧 智慧找我

陈日君枢机主日讲道:在世上不能一劳永逸

陈日君枢机主日讲道:我要因上主而万分喜乐

陈日君枢机主日讲道:洗礼带来身分、喜乐及责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