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方济各  天主    福传  赞美主  圣言在野  礼仪  家庭祭祖

访切头山朝圣地见证信仰真义

文前导读:

怎样朝拜圣体

单国玺枢机:掏空自己,返老还童,登峰圣山

苦难尽头甘自现

巴西世界青年日的朝拜圣体活动,将在瓜拉蒂巴24个帐篷内持续举行,由48个修会负责带领祈祷

  八月十四日上午我们全团中国教友乘大巴去了位于韩国首尔的切头山殉道圣地朝圣,这里的山坡景色优美。据导游讲,这里八千余名天主教徒为了信仰而被砍头殉道,原来并不叫切头山,叫龙头山,因为那么多的天主教烈士在这里致命而改名切头山,甚至开辟为圣地,建有圣堂、博物馆、雕塑、铜像、苦路等。

  我们进入圣地,看到来自中国大陆的朝圣团,看到欢迎教宗访韩的横幅。我们顺着小路走不远就看到了圣若望保禄二世手执十字架牧杖的铜像。往右走即看到山上的圣堂,走向圣堂的路铺成了深红色,象征着殉道者的鲜血。

  在圣堂门口,展示着教宗若望保禄一九八四年访问切头山殉道圣地的一系列照片。进入教堂后祈祷片刻后出来,一侧是室内博物馆,展出了韩国教会成立过程的史料、天主教被迫害的有关资料和遗物、殉道者的遗物及各种刑具等。通过这些遗物和绘画,可以大致了解当时的情况,尤其是还有八十多个各式各样的模型,把过去的情况形象地表现了出来,帮助来访者了解当时天主教徒被迫害的情况。

  举个例子,史料记载,一八六六年二月廿六日,朝鲜大院君和他的儿子李载冕一起去审讯现场直接提审张敬一神父,大院君问张敬一到朝鲜来的法国神父有多少,并表示如果背叛教宗或回国就放他。但张敬一拒绝了大院君的要求,对他说:“废话少说,随你处置吧!”此话激怒了大院君,于是对张施以杖刑。张敬一宁死不屈,表示“即使被杀也不愿归国”,后被大院君下令处死。

  当时潜入朝鲜的十二名法国神父中,有九人殉道而死,只有躲进深山的佩龙、赖德尔、卡莱三名神父活了下来。汉城的四十余名幸存天主教徒冒着生命危险,将张敬一等七名神父的尸体埋在瓦衙高地。

  从博物馆出来,走下山坡,看到一片空旷的场地,场地的尽头中间矗立着金大建神父铜像,一大群韩国青少年在下面祈祷。绕着这片空旷的场地则是十四处苦路,但是十四处走完又出现十五处,实际上是复活后的耶稣,耶稣头上放着光芒,伸着两只有钉痕的手。

  我看到韩国教友跪下的、立着的、鞠躬的、手里拿着念珠的,拜着苦路。当走到第十五处时,她们祈祷后又走前两只手贴上耶稣伸出的两只手,再默默祈祷一番。我也同样做了一遍,感觉颇有点耶稣复活后来到宗徒们中间,但不见多默,多默不信耶稣复活了,耶稣单独显现给他,让他摸摸耶稣的钉孔、探探耶稣的肋旁,这给我的印象很深。耶稣带着伤痕,来到了我们中间,我们通过触摸祂的伤痕与真实的天主耶稣相遇了。而今天这伤痕会显示在世俗文化轻视、漠视的一群里,他们通常是穷人、弱者、受歧视的人、受迫害的人……。

  圣戴尔都良说:“殉道圣人的血是新教友的种子。”“一粒麦子如果不落在地里死了,仍只是一粒;如果死了,才结出许多子粒来”(若12:24)。切头山脚下是滚滚的汉江,当年,为了忠于罗马天主教的信仰,八千多人在这里致命而染红了汉江,这是何等的壮烈?

  天主没有显奇迹让他们脱离苦难,而是他们以自己的性命做了忠实的见证,而这殉道见证也是韩国天主教会不断发展壮大的因素所在。我就想,即使在廿一世纪的今天,对殉道圣人们的敬礼、对于信仰的勇于见证牺牲不也同样是中国大陆教会需要效法的吗?

  当政权不恰当地干涉教会的信仰和教律时,我们亦不能就此屈从。(见教宗本笃十六世致中国教会牧函)中国的教会亦需挺直腰杆,为罗马天主教信仰抛头颅、洒热血在所不惜。

__________

撰文:浩然,中国大陆一位地下天主教徒。

拓展阅读:

怎样朝拜圣体

单国玺枢机:掏空自己,返老还童,登峰圣山

苦难尽头甘自现

巴西世界青年日的朝拜圣体活动,将在瓜拉蒂巴24个帐篷内持续举行,由48个修会负责带领祈祷

法属圭亚那发生交通事故,一名年轻的世青节朝圣者遇难,教宗深感悲痛

首位台湾单车朝圣客向巴西世青节进发

教宗方济各到阿帕雷西达圣母朝圣地将世界青年日献给始胎无原罪圣母

主日讲道:【苦艾与甘蜜】朝圣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