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方济各  天主    福传  赞美主  圣言在野  礼仪  家庭祭祖

莫把福传当作秀

文前导读:

最有效的福传

畅谈信仰人生,携手福传中华

祈祷是我们喜乐的泉源,是我们福传的根基

着重聆听的福传

  无疑的,这些年来,中国教会正掀起一场如火如荼的福传热,各地教会稍有一点条件的都喊出了自己的福传口号,各式各样的福传团体与福传活动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但纵观其效果,却鲜有所成,原因何在?

  提到福传,最令人欢欣鼓舞的莫过于宗徒时代了。圣神降临日,伯多禄的一番讲道,立即引来了三千人的归化,哪怕在罗马三百年教难时期,皈依者也是不计其数,甚至连行刑的刽子手都当场宣认皈依基督以求一死,所谓的教难俨然成了由仇教者发起的福传运动,以致于教会归纳出了“殉道者的血是教友的种子”的豪迈宣言。

  但在信仰基督已无需流血的今天,中华大地的福传工作却陷入了一片窘境,除了极少数地区福传效果比较明显之外,绝大部分的地区在极力耕耘之后,仍祇维持着可怜的收获,解放以来,教友增长的比例甚至落后于人口自然增长率。

  除去时代、文化等背景原因,依据本人肤浅的经验,我以为信仰的体验与生活的见证是决定福传效果的两个重要原因。

  首先,初期教会并没有像今天一样成熟的神学,更没有什么牧灵神学、讲道技巧之类的培训,在那样的大环境之下,哪怕是宗徒们也讲不出什么系统的神学与教理来,更何况普通的教友之间的互传呢?他们宣讲的主题与中心祇是“天主子耶稣基督已经从死者中复活了”,而这个主题恰恰是他们宣讲的法宝。

  “天主子耶稣基督已经从死者中复活了”对第一代与非第一代门徒而言有着相同与不同的层面。对于第一代门徒,尤其是十二宗徒而言,耶稣的复活是他们的亲身经验,他们与生前的耶稣有过零距离的交往,他们见证了耶稣的死亡,然后又真实地与复活后的耶稣相遇过。所以,他们宣讲的不是一种知识,而是一种个人经验,这种个人的真实经验有着巨大的说服力。

  对于非第一代门徒而言,他们并没有见过耶稣本人,从本性经验而言,他们并不是耶稣复活的见证人。但是,他们的信仰导师对他们的带领,把他们带入到了一个具有深厚宗教气息的氛围里面去,借着深度祈祷生活,他们通过信德也真实地接触到了复活的基督,所以,实际上他们也有了真实的与复活的耶稣相接触的经历,他们的宣讲也实实在在的是个人经验的分享。

  而如今,我们宣讲的是什么呢?慕道班与各种要理学习班里讲授的多是死的理论,但哪怕是这种死的理论也没能扎扎实实地传授下去。在网络上,我曾接触过一位来自某大城市的青年新教友,她对于祈祷这一块几乎是空白的,我问她当初在慕道班里学的是啥。她说,老师给她们讲要理,讲神学,讲礼仪……就是没有好好带她们进入深度的祈祷生活中去!

  信仰是一种生活体验与认同,而绝非理论知识当大哥,如果所学理论无法有效促进灵性生命的成长,那么,这种理论有何用处?慕道班是培养教徒而非培养教授的!另一位来自其他教区的青年教理班的班长,其对基本教理的无知程度令我无法想像他们的学习班是如何操作的,班长尚且如此,其他成员呢?

  在接触过数个教区的大学生夏令营活动之后,我同样发现,游戏、圣歌伴舞是大菜,教理讲授是冷盘,祈祷充其量就是个点缀,至于深度的祈祷则完全是凤毛麟角了!这些活动似乎祇满足于能够聚集起一班学生来,让他们接触一下教会活动,同时向他们证明一下,他们的父辈给他们留下的那种呆板单调无趣其实不是天主教信仰的全部,除了念经,还可以唱歌跳舞的。

  不可否认,在这样的信仰培育模式之下,青年学生的信仰会有复苏现象,对教会也产生了感情与归属感,但这种宗教情愫却正如长在土壤不深的土地上的种子,又似建在沙滩上的房屋,青年们祇是和“耶稣”这两个字相遇了,却无法同复活的耶稣真实地相遇,这样的福传方式连守教都难,更谈何开疆拓土呢?

  其次,福传者本身的生活见证力度不够也是福传效果大打折扣的一个重要原因。

  孔子的孙子子思有句名言:诚外无物。这个“诚”有真诚、诚实之意,眼下,我们几乎是活在一个谎言充斥的大环境中,稍一不注意,我们就被同化了。缺少了“诚”的本质,那么,我们说话、行事都难免不诚,不诚则令人产生戒备心理,哪怕暴露出来的祇是百分之一的不诚。这种不诚并不单单是指语言上的不诚实,更重要的是它涵盖了整个的生活态度领域。我们变得不再敢不顾后果地去坚持真理,而代之以随大流,迎合大众,福传在我们手中不再是信仰的见证与分享,更倒似推销思想。

  教会教导我们:“圣体圣事是整个基督徒生活的泉源与高峰,至于其他圣事,以及教会的一切职务和传教事业,都与圣体圣事紧密相联,并导向这圣事”(天主教教理1324条)。但现在却有人主张,为了腾出时间与精力去搞福传,祇在主日一天举行一次弥撒就足够了,其他时间应该用于宣讲宣讲再宣讲!正常的弥撒一台是不到半个小时的,我们很难想像宣讲会忙到连举行一台弥撒的时间与精力都没有了,这样的福传口号与模式正是“为了天主的工作而忘记了工作的天主”,在福传工作中,我们本来祇是天主的工具,现在倒好像成了这项工作的主人一样,坏树能结出好果子来吗?

  俗话说:打铁还需自身硬。为了有效地作好福传工作,我想我们首先应该从福传者自身入手,福传者首先必须是一个度深度祈祷生活的人,对信仰有着深刻的体验,同时,信仰也深深地影响着他的整个生活,他本身就是一个信仰的见证人,这样,他的宣讲自然就是自身信仰体验的见证与分享;然后作为导师,他应该在宣讲教理的同时,把慕道者引入深度的祈祷中去,让慕道者在祈祷中与基督相遇。这样子作,进程也许要慢很多,也要费更多的时间与精力,但在稳扎稳打之下,取得的效果也一定是坚实的!

__________

撰文:蓝天鸽哨,中国大陆一位神父。

拓展阅读:

最有效的福传

畅谈信仰人生,携手福传中华

祈祷是我们喜乐的泉源,是我们福传的根基

着重聆听的福传

教宗指出传教,"福传的甜蜜喜悦"使教会"更加是慈母教会"

社交网络: 福传新空间

陈日君枢机主日讲道:主把他的“话”交给了宗徒

活力福传——在圣神内更新我们基督徒的见证使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