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方济各  天主    福传  主日  赞美主  圣言在野  礼仪

恭敬圣母与念玫瑰经

文前导读:

玫瑰圣月 谈恭敬圣母

圣母月、玫瑰月及炼灵月

谈谈圣母月

基督信徒斋戒的意义与其他宗教信徒斋戒的意义有不同吗?

天主教信仰不仅植根于理性,更有赖于信徒们的信仰体验,使之深化与升华。记得上大学时,假期回家,每天窗纸才微微泛白,透过朦胧的睡眼,总看见不知什么时候已起床的母亲在跪念玫瑰经。“文革”中,我虽有天主教信仰和家庭成份的双重“背景”,还有人落井下石给我写了“偷听敌台”的大字报,但并未受到冲击。事后我和母亲谈及时,她说:“孩子,我每天为你念一份玫瑰经,求圣母保护你。”我眼里滚动着被母爱炙热的泪水,久久说不出一句话。从此念玫瑰经便深印在我的心里。
  1987年7月,我在工作中出现了一次失误,上级的压力,同事们的嘲笑铺天盖地而来,在心灵的极端痛苦中,我每天晚上念玫瑰经,求圣母相帮。8月14和15两日不知什么原因,我的心情豁然开朗,如雨过天晴迎来了灿烂阳光。我知道这是圣母来安慰我,遂在日记上写下了这美好的感受。这是我通过念玫瑰经和圣母相遇的一次信念经验。
  退休后,正值福传号角在大陆教会吹响,我奋身追踪,投身福传的洪流,继而又拿起笔,用激扬文字去烛照他人。我常感念圣母对我的引导,使我“选择了更好的一份”(路10:42)能使生命的活力发挥得淋漓尽致--因为我已体认出,天主赏给我的一切好处,全是通过圣母之手来的。
  多年的教友灵修,使我越来越认识到,在基督徒的人生旅程中,不仅要投靠耶稣,还要赖圣母的相帮。因为圣母是大能的母亲,天主把管理和分配圣宠的权柄交给了她,任由她在何时以何方式施于何人,施于多少。圣母又是慈爱的母亲,正如在加纳婚宴中,因她是主人的亲戚,就主动为主人分忧解愁求得了耶稣的圣迹一样,因着我们是圣母的儿女,圣母也会主动相帮我们。当然,如果我们做圣母的孝子孝女,定能从圣母手中多得天主的圣宠。圣母还是最温柔的母亲,如同小耶稣在圣母温柔,舒适的怀中渐渐长大。我们忧苦的心灵也常能从圣母母爱的温馨中得到慰籍。
  圣母能帮助我们在尘世战斗,只要我们一手拿十字苦像,一手拿玫瑰念珠,我们定能抵挡住三仇,尤其是世俗之仇的诱惑而大获全胜,因为圣母曾“踏碎”魔鬼的“头颅”而成为胜利者。
  圣母能指导我们“理财”,使我们“在天上为自己积蓄财宝”,而成为富有者……
  圣母在爱这门科学中,登峰造极,造诣最深,我们有这样学识渊博的母亲做我们的老师和楷模,在她的指导和熏陶下,定能登堂入室,去接近成全这个最高学位,摘取不朽的花冠。
  要做圣母的孝子孝女,不能仅存意念,重要的是要行动。这种行动,主要是念玫瑰经。
  1200年,圣母亲自把念行动经的方法传示于圣道的圣人;1460年,圣母命真福亚拉诺神父重新振兴念玫瑰经的方法;1859年圣母在法国露德发显于圣女伯尔纳德时,手拿玫瑰念珠,领着伯尔纳德念玫瑰经,足见圣母对玫瑰经的珍爱;一战中,圣母在葡萄牙法蒂玛显现于三位小孩时说:“你们要热心念玫瑰经,为求得世界和平……”
  在教友们的信仰实践中,因着念玫瑰经,危重病人转危为安,因着念玫瑰经驱魔的事车载斗量,不胜枚举。
  新千年在教会的崛起中,有人对念经说三道四,指手划脚,这固然是因他的信仰知识肤浅并轻率的跟着感觉走的无稽之谈,然而却造成了误导。因为耶稣当年教宗徒们念天主经;圣母领伯尔纳多德念玫瑰经,都是念,而没有唱抑或采取其它方式。试想,如果我们丢掉800多年的传统不去念玫瑰经,还是天主教吗?
  念经是天主教的传统,天主教的特色,天主教信徒的祈祷的主要方式。我们要理直气壮的念经,并把这个传统传承给新教友和后代子孙。正如在中世纪靠念玫瑰经打败了种种异端邪说,保存了天主教的纯真一样,今天我们仍然要靠着念玫瑰经去传扬圣教,扩展基督的神国,“在广阔及充满生机的亚洲收割信仰的庄稼。”(教宗本笃16语)

拓展阅读:

玫瑰圣月 谈恭敬圣母

圣母月、玫瑰月及炼灵月

谈谈圣母月

基督信徒斋戒的意义与其他宗教信徒斋戒的意义有不同吗?

玫瑰经巩固和维系了中国教友的信仰,以及他们与普世教会的关系

玫瑰经与我的圣召

玫瑰经诵祷扎根于圣经内

圣母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