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方济各  天主    福传  赞美主  圣言在野  礼仪  家庭祭祖

一位基督徒谈能不能祭祖:我们不祭拜,但让我们释放思念

文前导读:

圣人是怎样炼成的?——从印度德肋撒修女的封圣谈起

汤汉枢机:从教会学角度展望中梵交谈

“关于基督徒祭祖问题的问卷调查”的结果、留言摘选及分析

关于清明基督徒祭祖情况调查问卷的分析及回应

一位基督徒谈能不能祭祖:我们不祭拜,但让我们释放思念   

父亲离世时,我还未成年,正读初中。

他走得很突然,没有任何征兆,并且很急,没留下一句话一个字。

送埋前,我想走近棺材,看父亲最后一眼,但是被年迈的大姑父挡住了,他流着眼泪说:娃啊,不能看。
姑父拿了毛巾,抖着手,擦棺材里父亲的脸,叹着气,老泪纵横。

我站在旁边,看着,啜泣。

父亲下葬后的头两年,我不停地梦见他。也总是在梦里遇见他时,惊喜地抱着他,哭着说:爸爸,我以为你不在了。然后,像是又分离出另一个自己,在梦里疑惑:爸爸不是已经走了么,怎么又见到了。有时候,会在梦里掐自己,疼,高兴到叫起来,就真的醒了,在夜里泪湿枕面。有时候,是不疼,梦里大哭,一直哭醒,醒了再哭。

我曾经以为,随着时间流逝,对父亲的思念会变淡。事实上,年龄长一岁,思念也会长一份。

初信主时,小组查经,谈到了地狱,我便问起了生前不信主的人会怎样。

有弟兄说:上帝会按照那个人生前的行为审判,但是谁又能保证自己时刻良善呢,上帝的标准那么高。所以,生前没信主的人很可怜,估计都在地狱。

当时,什么都不懂的我,瞬间就急了,克制了再克制,嗓子一阵疼,还是哽咽了。我说:我爸爸生前东奔西波,为了我们能过上更好的日子,他没享受过一天。现在不在了,还是在地狱里,继续受苦,永远受苦?上帝太不公平了!

看着我哭了,有姐妹连忙安慰说:不过,听人家说,耶稣没复活之前,也去地狱里传福音来的,或许,你爸爸信了呢。

自此以后,我便总是默默为父亲祈祷。

后来,查经分享的时候,我说出了这件事,有人赶紧劝我不要再这么做了,因为圣经说了“神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现在我都记得当时的自己,心里立马收地紧紧的,一阵疼。

婚后,与丈夫一起回了趟老家,带他去看父亲。因为所受的教导是,基督徒不可以用传统方式祭拜亡灵。所以,我们没有烧纸,没有跪拜,只是站在坟前,流泪。我们没有说话,也都不敢互相看对方一眼,生怕激发出更大的悲伤。

这些事,都过去很长很长时间了,今天之所以写,是因为看到基督时报刊登的基督徒清明祭祖调查以及读者评论。显然,认为基督徒不能祭祖或者不能以传统方式祭祖的人占了大多数。

今日,我的信仰观已经和之前大不相同,不再是别人怎么说我就怎么信,早已开始自己阅读、思考、反思、交流,去主动慢慢靠近真理。

父亲未来到底在哪里,那是上帝的事情,我相信他的圣洁、公义和慈爱,所以早已放下。到底基督徒能不能祭祖,能不能以传统方式祭祖,这些于我来说都不是事。因为,我敬拜的只是上帝,父亲是我尊敬和爱的对象,他离世了,我想表达的只是我深深的思念。

前一阵子,与丈夫聊天,说到了死亡。问他:未来有一天,你也必须面对亲人离世,你会跪拜,磕头吗?
丈夫答:有可能会,如果当时的我,认为下跪磕头最能表达我的哀思,我会这么做。
他停了几秒,接着说:不管什么样的方式,只要人是借以表达哀思的,都可以吧,怎么祭祖是一件非常个人化的事情,与成长背景有关,没有什么条条框框。至少目前我是这么认为的。

听完,我深以为然。

亲人尤其至亲离开我们后,我们必然深深痛苦、思念。而每个人因为成长背景不同,都有自己表达深切思念的方式,如果下跪、磕头等某一方式,特别能释放你的思念,那么,就去做。只要你不把已故亲人当做偶像去拜,只要你不是在做宗教仪式,而只是单纯地表达思念,它并不与信仰冲突。

因为,我们之所以会痛苦会思念,会去看看他们的墓地,会去他们的坟前再次哭泣,是因为我们的爱还在,是因为我们还爱着已故的亲人!

父亲下葬后,种种原因,我只去坟头看了三次,一次与母亲,一次与哥哥,一次与丈夫,我深知,站在离世亲人坟前祭拜,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一再克制,但还是眼泪肆流,却又不敢长声大哭,生怕身边的人因为自己更加伤心。

下一次,我会独自去父亲坟前,下跪、磕头,任哭声四起,任眼泪横飞。

拓展阅读:

圣人是怎样炼成的?——从印度德肋撒修女的封圣谈起

汤汉枢机:从教会学角度展望中梵交谈

“关于基督徒祭祖问题的问卷调查”的结果、留言摘选及分析

关于清明基督徒祭祖情况调查问卷的分析及回应

发挥自己最好的潜能:关于运动和人的基督徒观点

浅谈挖掘教会人士参与抗日事迹的积极作用

“生态皈依”──绿化基督徒的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