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天主教在线 > 教会文献 > 各类演讲 >

时装与道德

2020-03-27 10:00:30各类演讲 人已围观

简介Di gran cuore 致拉丁时装国际大会讲词 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八日 韩山城编译 《近代教宗文献论妇女问题》,255-288页 台北:安道社会学社,1968 ********** 讲词大意...

文前导读:

复活节讲词-1954年至1958年

时装与道德

“耶路撒冷”

良善与慈爱论民主问题

Di gran cuore
致拉丁时装国际大会讲词
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八日

韩山城编译
《近代教宗文献论妇女问题》,255-288页
台北:安道社会学社,1968


**********

讲词大意
这篇文献,虽是致给拉丁时装国际大会而非专门致给妇女们的讲词,但雅观既是时装所从出的直接源渊,而妇女对点又特别感到与趣(见9节),故将它编入这册子内,不唯无画蛇添足之嫌,而且是必要的。

根据4节,本篇讲词分为三段。在首段内,教宗列举并陈述了若干有关时装的思想。首先是服装的三重宗旨:卫生、遮羞与雅观。由于时装尤其是人们追求雅观的结果,故对雅观一点发挥得比较详尽。其次是分析造成时装所向披靡的心理、社会、经济等因素,以托出时装与伦理的关系。再其次是强调时装计者及缝制者,对时装的左右力,以奠定他们对时装应负伦理责任的基础。最后乃谈到拉丁时装协会的任重道远及其应指向的正确目标。

在第二段内,教宗正式谈到时装与伦理关系。先指出时装与伦理如何不可分割。继而将时装与伦理的微妙关系及其对社会人心影响至甚的两大弊端:暴露与奢侈,加以说明。然后列出了接丁时装协会应予恪守的三项伦理原则:不得忽视时装对世道人心的影响力,不得为时装所努化,以及注意节制二字。

在第三段内,则提出了两种应付时装问题的具体方案:(一)大力从事培植民众健全的审美力。(二)如何答覆人们为掩护不端时装惯于引用的诡辩。这为抑制人们不顾道德只求迎合潮流和满足虚荣的冲动,是非常得力的。

妇女由这篇文献,可以学得许多东西,以应付困优她们心灵至甚的时装问题!

********


讲词正文
引言欢迎与嘉勉
1 可爱子女!吾人以慈父情赐,向你们表示衷诚的欢迎!你们不是时装协会的发起人,便是这协会的成员。你们前来拜会吾人,一面为表现你们对吾人的孝爱,另一面为请求天主,降福你们的协会,并将你们的协会,自成立伊始,置诸天主荫庇之下。诚然,凡人所有活动,即使表面上是庸碌平凡的俗事,亦应指向天主的光荣。异族宗徒不云乎:“你们或吃或喝,或无论做什么,一切都要为光荣天主而做”(格前,一○,三一)。

2 你们立意一本公教原则,处理这微妙而复杂的时装,尤其妇女时装问题。诚然,无可幸免,这问题带来一些道德方面的疑难;而这些疑难的内容,又是负责家庭、社会及教会事务的人们,无时不在注意和关怀的事项。因为他们的责任,是设法阻止人们及整个社会,免为伤风败俗所腐蚀。(1)

3 吾人及教会,理应对你们这种豪爽的志同,特此致谢!你们的协会既出自你们为信友,及为公民的健全意识,并为这意识所启发和鼓舞,则吾人可以希望,靠了你们的时装专家,所有开明的自制力,能以达成你们会所标榜的双重目标,即:使与社会生活攸关至重的时装,吻合道德律,并使时装成为表现真正文明的工具。(2)

讲词内容提纲
4 对这项值得褒奖的事业,吾人非常乐意予以鼓励。因此吾人高兴答允你们的请求,替你们阐述若干思想,尤其关系时装问题的正确意义,及其伦理观点,然后再指出若干实际方案,俾使你们协会的权威,在这多次聚讼纷纭的问题上,得到人们的欢迎和接受。

一段关于时装的若干思想
服装三重宗旨及其依属性
5 古代智慧指出,事物的宗旨,在理论方面是评会事物的至高标准,在实际方面是屹立伦理原则的主臬。故依循古代智慧的这项准绳,提示何者是人们在服装上所经常注意的宗旨,是不无裨益的。无疑,服装听命于无人不知的三种需求,即卫生、遮羞与雅观。这三种需求,皆出自人性深处;人如对此三者横加否认或反对,则必造成反感和损害。这三种需求,今天一如昨日,常常保有其重要性。它们几乎是各种族共有的需求。服装是人们自然的需求。虽然这需求,由各种族的人们,经过历史的演变,而具体化为五花八门的款式,但其宗旨总跳不出上述三者。又应注意者,是这三种需求,即使来自不同的根苗;因为卫生是来自肉体的需求,遮羞是来自精神的需求,而雅观则是来自心理和美术的需求;但它们同时又互相密切依属,不可分割。(3)

(一)卫生
6 卫生的需求,主要系乎气候,及其变化,以及其它外在原因,如:可能的烦扰和疾病等。但由上述三种需求的互相依属性可以看出,卫生这理由,更好说藉口,不能使令人深感遗憾的暴露,尤其公开的暴露合法化,除了出于真正的需要,和迫不得已的若干事例外。但在这些事例中,凡未丧失其与生俱来的气质者,不能不感到一种自然的难堪和窘境,其外在表现便是羞怯。同样,凡有害于健康的衣着--历代时装替我们提供许多这样的例子--亦不可能为美术的藉口所合法化。至于为了治病,而不得不使遮羞的需求有所让步时,则在这场合下,表面上虽似乎有违道德,但若人们谨遵伦理法所要求的条件,则亦等于尊重遮羞的需求。(4)

(二)遮羞
7 显然,遮羞的自然需求,亦是服装的根苗和宗旨。此处所谓遮羞的需求是广义的,即不唯为了尊重他人的视线,因为人们不乐意看到有碍观瞻的对象,尤其为了保障道德而抵制肉情的妄动。将遮羞的需求归罪于这种或那种教育,或认作歪曲人类天真无邪的缺陷,及文明的虚伪产物,甚至认作剌激人们行恶和伪善的恶因,这类“相对说”,缺乏严正的理由。反之,凡擅敢将这类学说作为生活规律者,则不免自觉无趣。这事实明白宣布,这类学说的荒谬;同时又证实,表现于人类风俗上的公共意识,是正确无误的。遮羞的需求,不拘出自何种原因,以严格的伦理观点来说,是奠基于人们多多少少具有意识的生来趋向。这趋向要人们保卫自己肉体上的某种价值,不为不分青红皂白的物欲所蹂躏,并将这价值,在某些慎重选择的情形中,专门用以执行造物主钦定的宗旨;而这宗旨,又是为造物主置诸贞操和廉耻的保障之下的。廉耻(Pudicitia)和端庄(dModestia)是同义名词--注意:Modestia一字,出自Modus,意即尺度和界限--而廉耻一词,对表达控制物欲尤其征服性欲一点,比较更为明确。廉耻是贞操的天然保障和坚强要塞,因为廉耻控制与贞操对象紧相接近的种种。廉耻犹如走在贞操前面的卫士,令人在达到运用理智年龄时,甚至在人们尚未意识到何为贞操及其对象之前,已听到它的警告。廉耻常与人伴随,至死不离。廉耻要人们对某些本身并非不善的行为--因为那是出于天主的安排的--以明智的帐幕,掩盖起来;并以绝口不谈的方法,加以保护,好似志在使人们尊重该行为的伟大宗旨一样。(5)

8 廉耻既然是这样宝贵价值的保卫者,故它在服装款式上,理应拥有高于一切时尚与嗜好的决定性权威。(6)

(三)雅观
9 现在且谈时装直接出源于它的第三项宗旨:雅观。这亦是人们生来的需求,而妇女对这点则尤其感到兴趣。她们的衣着,除为了卫生及遮羞外,亦为了彰显本身的美丽及尊严。为了不致缩小这第三需求的范围,而使之局囿于肉体的美丽中;尤其为了釜底抽薪,免使时装专以诱惑他人为其首要及唯一宗旨起见,雅观二字要比美观二字更为可取。人们乐于见到自身衣着雅观,显然是一种出自本性的倾向,因而是合法的。(7)

人们需求雅观的目的
10 服装除为掩盖自身缺陷外,青年人亦希望透过衣着而拥有美妙的丰度,以歌咏其生命的青春,并在吻合廉耻的原则下,制造必要的心理条件,而准备建立新的家庭。至于成年人,则希望藉着适宜的服装,而取得庄严的身份和爽朗的愉快。但凡存心强调其精神美丽者,则其衣着的款式,便将其肉体的美丽,掩蔽在严肃的阴影中,目的在于分散感官的注意力,而集中思想于精神方面。(8)

服装是一种语言
11 由如此广泛的观点看去,服装亦等于一种有效的语言。这语言有时颇为自然,因而构成人们思想及习尚的翻版。有时则出自人们的矫揉造作,故很少诚实可靠。总之,衣服可以表示人们的喜悦与愁苦,权威和能力,傲慢及朴实,富贵或贫贱,神圣与俗恶。此外,服饰的特殊款式,亦与各民族的传统文化有关,同时一民族的制度、特色与思想越是稳定,则代表其制度等的服饰,其更变亦越形缓慢。(9)

时装是心理、社会及伦理的产物
12 时装特别是为了表现肉体的美的。这是古已有之的艺术;其由来尚未有确实的讲法。时装是由心理及社会因素混合而成的复杂产物,在现代社生活中,具有无可置疑的重要性;不独为了衣着的美术化,亦为了迎合人们好出风头的愿望及博取显著的经济利益。如以高深的观点,来看时装问题,则时装不仅在于新奇,而且是各种心理与伦理因素会聚一起的焦点。所谓心理及伦理因素,奢侈、虚荣及爱出风头而外,便是审美力、渴望新奇、肯定自身人格、嫌恶单调。时装亦是为了表示风雅的,但风雅是有赖于不断变换的;于是不稳定便成为时装明显的标志。至于时装的变化何以在基本线条上比较缓慢,而在次要点上却比较迅速--因为次要的变化一年四季都有所不同--似乎在于人们急欲跨过已往的种种。而这种心理又因现代的疯颠气质--这可怕的气质,能令人将所有满足幻想及感官的一切,刹那间付诸一炬--而大为增强。这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新时代的人们,悬想自己的未来时,不免做着好过自己祖先并与他们不同的美梦,故而感到有必要摆脱令人追忆过去生活方式的服饰和事物;而已往的一切,正是他们急欲跨过的对象。但现代时装所有极端的不稳定,则尤其系乎时装的缝制者和指导者的意志。他们手中握有前所未闻的工具和方法,如:花样繁多的纺织品,设计者日新月异的图案,通讯及宣传工具的便利如:刊事、电影、电视、展览等。此外,时装迅速变动的又一原因,是上流妇女间无形中进行的竞赛--这点并不新奇--她们急于藉着别出心裁的服装,肯定自己的身份。而其她一般妇女则马上加以效尤,即使结果未必常好。还有一种微妙而堕落的原因,是时装设计者,为了保证其创作获致良好成绩,不惜特别着眼于发挥服装的魅力;因为他们知道,这样一来,便能剌激人们的惊奇,并满足人们不断变动的嗜好。(10)

时装尤其是现代经济的产物
13 现代时装的又一特点,是不唯仍然保持其主要的美术观点,而且亦容纳了巨大的经济因素。昔者,只有少数的时装缝制者。他们由某一都市,替沉浸于欧洲文化的世界,颁布有关衣饰风雅不容置辩的定律。但现在取代他们者,却是经济力量雄厚的无数组织。他们除满足人们衣着的需求外,又致力于培植人们的兴趣,并剌激人们的欲望,目的在于替自己开拓广大的市场。这现象的原因,一面造端于所谓“时装民主化”,使趋向于雅观衣饰者,日益增多;另一面则由于技术的跃进及时装的大量增产。昔者非出高价买不到的时装,现在却可以在所有衣服店内轻而易举地得到。于是,便出现了所谓“时装世界”,这世界包括艺术家、技术师、工业家、商人、出版家、批评家,以及大批身份比较低微的男女工友。他们都是靠时装度日的。(11)

设计者等人对时装的左右力
14 虽然经济因素是时装蓬勃发展的主力,但其灵魂则是设计者。时装设计者,凭了其善于选择衣料、色彩、裁剪、线条和其它附带装饰品的天才,能令一袭时装具有动人的活力,而满足销费者的愿望。不必辞费,艺术是一件不容易的工作。艺术是天才及技能的成果,尤其是对时代嗜好,异常敏感的成果。一件保证成绩优越的时装,其重要性等于一项发明。在尚未公开之前,一切进行于秘密中。其后一经推出,则以高价出售。同时,靠了通讯工具,又可以大事宣传。人们谈到这时装,犹如谈到一件国家大事一样。此外,时装设计者,对纺织业亦发挥着决定性的左右力;纺织业对决定生产衣料的式样和多寡时,有待于设计者的指教。同样,他们在向公众人士介绍衣着的款式上,亦对社会拥有巨大的影响力。如果在过去,时装曾经是民族习尚的外在表现,今天更是如此;因为时装在现代,是人们反覆思维和精心研究的结果。

15 但培育人们对服装的审美力,以及左右社会趋向严肃或趋向堕落时装一点,不唯系乎时装设计者,而且亦系乎时装的整个组织,尤其是时装缝制者和批评家,和以上流人士为顾主的公司。这类公司所以自称为“高级时装公司”者,好像在说,时装的潮流便导源于它们;一般人们,则唯有盲目服从,好像听命于魔术似的号令一样。(12)

拉丁时装协会任重道远
16 面对时装所需要的上述众多而崇高的价值,往往处于危殆中的事实,而出现了拥有技术专长和宗教品德的人士,决意有所作为,以挽救时装于不值得推崇的趋势,这点实在是天主的安排和照顾。他们虽亦注意衣着的美术性,而这美术性的宗旨,至少部份地是为了在不过火的范围内,彰显人体的美丽,因为人体是造物主的杰作,但决无意雾塞人们的精神美丽,反而立意发扬光大之,就如宗徒之长所说:“基于不朽的温柔和精神宁静的人格,在天主前才是宝贵的”(伯前,三,四)。(13)

二段 时装的伦理观点
时装的伦理性
17 设法在外在的装饰及内在的“温柔和宁静精神”间,促成和谐与平衡,看!这是关于时装,有待解决的问题!或者有人质问说,在像时装如此外在的、不太重要的、相对性的事情上,有什么伦理可谈?如果真有伦理问题存在,问题究竟何在?以怎样的原则可以解决?(14)

18 吾人无意在此处,对不少现代人们的作风,多加指责。他们固执、死硬,妄想使人们的外在活动,脱离伦理法的约束,就像人们属于另一世界,就像人们不是伦理法的主体和终点,而不应在造化万有的天主前负责似的。一定,时装亦如技术、科学、政治等俗务,拥有其固有的定律以达成其目,但服用时装者,则常是人,而人则不可能不将自身活动,指向其最后及最高宗旨;因为连人自身,本质上亦全部是为天主而存在的。所以,时装亦是一个伦理问题;不独因为时装是人的活动之一,尤其因为有关时装的活动,特别开展于伦理或至少接近伦理的领域内。时装的宗旨本身虽说不坏,却很有危险,为因原罪而堕落的人性所有不良倾向所乘,而变为犯罪及树立恶表的机会。堕落的人性,偏于滥用时装。这种偏向,曾迫使教会以嫌疑犯看待之,而对之实施严厉的裁判,并通过杰出的演讲家及宣道员来执行,甚至举行“火葬虚荣”仪式。这仪式按照当时严肃的风气,对人们构成一种有效的警告。这严厉的态度,显示教会慈母对人灵的福利及文化的道德价值如何关怀。但不得因此而指责教会,说她要人们绝对戒绝照料肉体及其外在仪态。人而做出这种结论,便证明他忘记了异族宗徒的话,他说:“女人应服装端正,并以廉耻及庄重装饰自己”(弟前,二,九)。(15)

19 由此可知,时装而只求合法的整洁及装饰,教会决不加以指责和判罚。教会只是不断警告信友,免得他们误入歧途而已。

教会尊重人体的理由
20 教会对尊重人体所有上述积极态度,并非出自为死灰复燃的教外主义者所主张的纯粹美术或享乐的动机,而是以更为诇深的理由为出发点的。教会深知并昭告人们,在有形世界中,人体是天主的至佳杰作,目的在于使肉体服务灵魂。此外,人体又为救主基督提升为天主圣神的宫殿及工具。在这观点下,人体当然是堪受尊重的。不过,人体的美丽,不得为人认作宗旨,不得因了过度重视人体的美丽,而贬抑人们既得的尊严。(16)

时装与伦理的微妙关系
21 无可否认,端庄的时装外,亦有无耻的时装存在。这种时装构成困扰正直心神甚至引人犯罪的恶因。要想拟定一个普遍的标准,以划出端庄与无耻的界限来,是非常困难的工作。因为评量衣着的是否道德,是和许多因素有关的。但凭了所谓:时装是与人、地、时间及教育有关的“相对说”,而对某些业已越出廉耻正常界限的时装,先天拒绝给予伦理方面的批判,是缺乏有力的理由的。廉耻,几乎不必向它提出询问,它会立即告诉人,何处埋伏着无耻与诱惑,何处隐藏着崇拜物质和奢侈的弊端,与何处只存在着轻浮的缺陷。纵然,无耻时装的缝制者,运用走私的手法,巧于将隐伏着的邪恶,混和在本身并非不善的美术因素内,但不幸,人们的肉欲更善于揭发这邪恶,并迅速感到其魅力。人而对邪恶的阴谋具有敏感,犹如在其它事件上一样,不仅不构成堪受指责的罪名,好像这敏感乃是内心腐化的结果,反而是灵魂清洁,和对情欲的妄动,非常机警的信号。时装的伦理问题,虽然系乎如此无常及广泛的因素,却常有某种绝对应予尊重的界限存在。因此人们应绝对服从良心在看到危险时所做警告。这界限便是:时装决不得予人以犯罪的近机会。(17)

22 客观地说,造成无耻时装的第一因素,便是缝制这类时装者的恶意。他们如果有意利用时装,而剌激人们想入非非的话,不必缝制过度暴露的时装,他们有本领将其恶意,巧加掩饰于时装的款式内。他们深知,大胆暴露是不能超过某种限度的。但他们亦知道,如何可以使他们期待的恶果,接近该限度,知道将不甚良好的因素,巧妙地混和在良好的美术因素内,更能剌激人们的幻想及感官。同时,又能使自己的时装受到希望暴露者的欢迎,而不妨碍其为正人君子的美名。故为扫除时装方面的弊端,先应由改善时装缝制者及出售者的意向做起,并应唤醒他们的良心,令他们知道,自己对无耻时装,尤其在公共场合中,所产生的可怕结果,应当负责。(18)

时装两大弊端
23 更具体地说,某些时装的有违伦理法,大部在于过度暴露与奢侈二者。时装的过度暴露,事实上全在乎如何裁剪。为评判其是否有违道德律,不应以将近或业经腐化的社会人们的意见作标准,而应以重视公共道德与风俗严正和神圣的社会人士的愿望为依归。人们往往人云亦云,说时装是民族习尚的表现。但不如说,时装是一国所追随的道德方向的表现,更为确当而有利。所谓道德方向是说,一国可能走在放荡不的歧途上,而趋于灭亡,或走在由宗教所提高的,道德的康庄大道上,而维持其文化于不坠。(19)

24 志在满足人们奢侈欲望的时装,其恶果亦不亚于过度暴露的时装,即使恶果的性质有所不同。奢侈的时装,纵然亦替一部份人们制造业机会,但这点微薄的成绩,几乎经常为奢侈在公私生活双方所造成的巨大紊乱,抵销殆尽。除浪费财富--这是酷好奢侈必须付出的代价,同时他们注定将为奢侈所吞没--外,奢侈对专靠劳动度日的正直人士,常构成一种侮辱。同时,对贫苦大众,亦等于一种无情的讽剌;因为他们挥金如土的手法,显示他们对获取财富,如何轻而易举,并令人怀疑其行为的有失检点。凡不依循良心使用财富的地区,即使并非不义之财,亦等于在贫富二阶级间,起造隔墙;不然,便是整个社会误入歧途,而竞先走向物质幸福的乌托邦。(20)

有关时装的三项伦理原则
25 吾人对放任的时装,为个人和社会可能造成的损害,所作谈话,并非意在制止时装专家发挥其天才,和约束其创作灵感。更无意使时装款式,凝固在单调和冷酷气氛中;而是为了指示一条正路,以达成忠实表现公教文化传统的目标。为实现这点,只需列举少数原则,便已够用。这些原则是解决时装伦理问题的基本条件。由这些原则,可以容易演绎出具体规律来。

(一)不应忽视时装的影响力
26 首先,力戒轻视时装对人们的善行与恶德所发挥的影响力!如上所说,时装的语言是人人能理解的,故其效力亦非常之大。社会是藉人们的服饰来讲话的,并以人们的衣着来表示其内在愿望的。至少部份地说,社会是通过时装来建设或毁灭自身前途的。信友无论其为时装缝制者或顾主,为了他们在信仰及其实际生活间应有的一致性,应力戒无视不端时装,尤其在公共场合中的暴露性时装,对灵魂所造成的危险与祸害!信友要记得救主向其弟子们要求的贞洁何其崇高,救主要他们连在视听及思想上,亦应圣洁如玉!同时亦别忘记天主对树立恶表者,所表示的威严!吾人理应提醒你们,记起依撒意亚先知书上的一章;在这章内,先知曾预言,熙雍山上的圣京,为了居民的淫荡所应遭受的侮辱。你们亦要记起义国伟大诗圣的另一篇杰作;他在这篇杰作中,将其对蔓衍祖国内的无耻事件所有积恨,以愤激的措辞,加以宣泄。(21)

(二)不应为时装所奴化
27 第二原则,是人们应有控制时装的主动权,而不应让时装为物欲所征服所奴化。这原则适用于时装设计者和批评家。凡其良心要他们不盲从社会--更好说社会的一部份人们,其智慧不甚值得令人羡慕的人们--的邪恶嗜好者,亦应以这原则为准绳。这原则亦适用于另一些人,他们的地位和身份,要他们以自由而明朗的意识,脱离社会加放于他们的某种嗜好,尤其在伦理观点下,尚待商权的嗜好。这原则亦要人坚决对抗相反善良传统的潮流。这原则不独不弱,反而加强所谓:“时装并不产生于社会之外,亦不反对社会”一语,只要社会负起其应负的责任,并拥有指导自身的独立自主。(22)

(三)注意节制二字
28 第三原则更为具体,即在时装整个范围内+,应重视节制二字。犹如过火是时装丑恶的主要原因;同样,节制是保持时装雅观的入要条件。首先应致力于改造人们的精神,致力于约束人们不顾一切的酷爱奢侈、崇拜虚荣和喜好幻想的偏向。时装缝制者应依据节制的原则行事,尤其时装设计者,在策划线条、裁剪和选择饰品时,应深信节制二字是美术的上好因素。吾人决无意要人们复古,即使人们多次以复古为时髦。吾人只有意强调节制二字的不朽价值。吾人极愿现代人们注意古典作品中,具有无上美术价值的若干女像,其服装辉耀着适合信友身份的端庄,成为女性的绝妙装饰,致使女性美与服装美,溶铸为一个压倒一切的奇观。(23)

三段 若干具体方案
29 可爱子女!你们既是拉丁时装协会的发起人或成员,现在吾人有意给你们特别提供几点意见。吾人以为,你们协会的名称所以特加“拉丁”二字,并不只是为了划出你们协会的地理范围,而亦为了标榜你们的理想。果然,拉丁二字颇富高深意义,似乎在于表现你们对文化价值所有生动的尊重心理,以及对节制、平衡和现实,所有深刻的观念。这些正是你们协会的每位成员的必要优点。吾人很高兴,由你们呈送吾人的文件,看到你们标榜的宗旨,正由上述优点所启发;而这些宗旨又导源于你们对整个时装问题的全盘了解,尤其导源于你们坚强的道德责任感。你们的纲目具有与时装问题同样广泛的范围,包括时装的各个领域,如:妇女部,其直接目标,是培植妇女的审美力,并善于选择服饰。亦包括缝制时装的公司和纺织厂;目的在于靠了互相的联络,使所有产品,合乎你们协会所标榜的原则。又因你们的协会,不仅是由观众所组成的团体,而且亦包括在时装舞台上似乎担任表演甚至主演的人员,故你们的纲目亦涉及经济问题。而经济问题,则因了未来生产方面所有意料中的变化及欧洲市场的统一,而更为困难。(24)

如何培育健全的审美力
30 为达成你们协会的目标,一个不可或缺的条件,便是培养公众人士健全的审美力。诚然,这是非常艰钜的任务。何况还有人以预定的计划来对抗你们的努力。故你们需要巨大的机智、策略和耐心!你们要以大无畏精神面对他们的挑战!你们的主张一定为人们所欢迎,尤其良好的公教家庭。在你们祖国内,这样的家庭,数字仍然很高。显然,对这点,你们尤其应设法争取拥有左右舆论力量的报界人士及其他专司通讯的人员。民众在服装问题上,比在其它事情上尤其乐于接受指导。并非因为他们缺乏揩评丑、美、恶的能力,而是因为太过听话或懒于动用脑筋;故经常不加思考而接受他人的建议,致使事后才发觉某种服装的俗恶或不相宜。因此你们的活动必须适应时机。另一点是:目前在支配公众人士审美力上,最为有效而占有优势者,便是著名的电影明星或艺人。他们在这方面的责任至为重大。倘若能将他们中若干位争取过来,使他们为善事宣传,则你们活动的成绩必然要大得多。(25)

如何答覆诡辩
31 你们协会的又一特点,似乎是通过定期的集会,谨慎研讨美术及道德的难题。你们这次召开的大会便是一个例子。这种会议又一次比一次更为国际化。因为你们深信,各洲的时装,将来不免具有统一的特色。所以你们要善做准备,以便在这类会议中,提供你们的机智、技巧和友精神。你们要慎重从事,务使人们看出你们决无左袒一面的偏见和委曲求全的弱点。你们是否忠实于你们的原则,正在受到现代放任精神,和对道德问题满不在乎的态度所考验。现代人为掩护不道德的时装,各地重复着同样的诡辩。就中一种,是以古代谚语:“司空见惯,则无动于中”为根据的,目的在于打击正直人士,对大胆时装所做严正的抗辩。难道有必要指出这谚语,如何不适用于时装吗?上面谈到时装“相对说”时,吾人业经声明,有一个绝对不得越出的界限存在。同时,吾人曾谈到另一种亳无根据的谬见,说端庄不适用于现代,因为现代人已由无谓而有害的顾忌,得到解放。一定,公共道德,因了时代和各民族文化的特点,及各式文化造成的环境,其程度不能没有区别;但这情形,并不能使人们脱卸应当趋向理想成全的义务,更不成其为一个充份理由,来扬弃现有的高度德水平;而这高度水平,正表现在人们的良心,对邪恶及其阴谋所有敏感。(26)

结论与祝福
32 故此,你们要坚决作战,以保证祖国的时装,一次比一次更具有崇高的道德风度,务使时装相称公教信友的传统!吾人称呼你们志在使时装道德化的工作为作战,是不无理由的。凡立意恢复人们以精神控制物质的工作,都是在作战。这类战争,就其个别观点言之,祇是另一战争比较特殊而具有意义的一部分而已。凡接受天主之神的号召而决心争取自者,必须在此生全力进行艰苦而持久的战争。关于这战争,异族宗徒,仰仗天主的默感,曾正确指出阵线的轮廊及对方的战术。他说:“肉身想反对灵魂,灵魂想反对肉身;二者互相对敌,致使你们不能做你们所愿意的事”(迦,五,一七)。继而列出“肉身的作为”;这一系列作为,似乎构成原罪遗毒的清单。在这清单内,亦列有不洁一项,其反面便是端庄。而端庄则是一种圣神的效果。你们要英勇豪爽,并有信心,万勿为怯懦所乘!怯懦,曾使玛加伯犹大的英勇部下,为了人数太少而说出下面的话来:“我们的人数如此少,如何能攻击这样众多的敌人呢?”(加上,三,一七)。你们要以为天主而战,为祖国而战的伟大军人的豪语,来提高你们的士气:“战争的胜利不在乎军队的众多,而在乎来自上天的力量”(同上,三,一九)。(27)

33 可爱子女!吾人怀着来自上天的保证,向你们告别,并请求全能天主多多援助你们的协会,恩赐圣宠与你们每人,与你们的家庭,尤其与缝制时装的男女工友。兹特掬至诚,给你们颁赐慈父的宗座祝福,作为上述神恩的保证。

 

讲词小注
(1)教宗说:“时装是微妙而复杂的问题”。因为微妙,故应慎重处理,不可冒失从事。理由是: 时装与人心世道有关;而人心世道又与家庭、社会乃至教会有关。因而“负责家庭、社会和教会事务者,无时不在注意和关怀之”,尤其教宗、主教们。其次,时装亦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其构成因素,是极其广泛而众多的伦理、心理、社会与经济情况。故处理这问题时,必须对这些因素详加分析,始能做出正确的结论。这亦是教宗在这讲词内,大谈时装构成因素的理由。

(2)根据本节,拉丁时装协会所标榜的两个目的,是使时装吻合道德律,并使之成为表现真正 文明的工具。所谓“真正文明”,尤其在于精神方面。固然,肉体生活的舒适亦是真正文明不得忽略的重要因素。但肉体生活的舒适只是促进精神文明的手段而已,万不得认作宗旨。文明的真正目标,无非在于玉成人性,而人性的首要部份便是灵魂。故不顾灵魂安危,而只图肉体享受的一切,都不配称为“真正文明”。依这原则来说,时装只有在不危害灵魂的条件下,始可说是表现真正文明的工具。

(3)首先,此处所说“古代智慧”,尤其是教会所推崇的“永恒哲学”。这哲学非常注意事物的 宗旨。并将事物的宗旨作为评价一切的标准,和屹立伦理原则的规矩。凡事之适宜于达成其宗旨者,即是是,是善;不然,则是非,是恶。故教宗在讨论时装问题之前,先对服装的宗旨,来一个检讨。 其次,卫生、遮羞、雅观是衣服的三重宗旨,这是人人苜肯的道理;因为三者都是出自人性的需求。但应注意者,是这三者的依属性。人不得只图卫生而忽视遮羞和雅观,更不得只求雅观而无视遮羞与卫生。关于这点,请接读下文。

(4)所谓“真正需要和迫不得已的若干事例”,最普通者,便是本节末尾所说“治病”或检验 身体。只有在这类事例中,暴露才能合法化。但医生及病人仍应“谨遵伦理法所要求的条件”。

(5)“将遮羞的需求(亦即所谓人皆有之的羞恶之心)归罪于这种或那种教育,或认作歪曲人类 天真无邪的一种缺陷等”,便是本篇文献21节所说“与人+,地、时间和教育有关的“相对说”(原文作La relativita della moda rispetto di tempi etc.)。这是天体运动者经常援引的学说。而这学说的基本原因,便是人们不承认“原罪”的实有。不过,他们虽不承认原罪的实有,却不得不体验到原罪的效果。他们所以实行天体运动时,亦即教宗所说:“擅敢将这学说作为生活规律”时,自觉无趣者,便是证明。

其次,教宗所说:“肉体上的某种价值”,是指生殖机能。这机能只许可“在某些慎重选择的情形中,专门用以执行造物主所钦定的宗旨”时,加以运用。意即只有在合法婚姻内,用来达成传生人类及其它婚姻宗旨时,始许可运用之。

再其次,教宗说:“这宗旨(意即婚姻宗旨),又是造物主置诸贞操和廉耻的保障之下的”。贞操拉丁文作Castitas,其对象(注意:“贞操的对象”一语在本节内,教宗曾两次提出),是生殖机能的运用。故贞操要人依据正确理智,运用生殖机能(E.F. Regatillio et M. Zalba, Theol. Moralis Summa, vol. 2 n. 292)。廉耻拉丁文作Pudicitia其对象是教宗所谓:“与贞操对象紧相接近的种种”,如:拥抱、接吻和其它可以剌激生殖机能的视、听、言、动等。故廉耻要人依据正确理智,控制与贞操对象紧相接近的种种(同上,vol. 2, n. 298)。总之,贞操和廉耻的功用,都在于保障婚姻,使能安全达成天主钦定的宗旨。但二者相较之下,廉耻尤其重要;因为廉耻是“贞操的天然保障,和坚强的要塞”,是“未在贞操前面的卫士”。没有廉耻事先控制与贞操对象紧相接近的种种,则贞操决难维持。此外,廉耻还有一个重要功用:廉耻要人们对某些本身并非不善的行为(意即合法执行的房事),因为那是出自天主安排的,以明智的帐幕掩盖起来,并以绝口不谈的方法,加以保护;好像志在使人尊重其伟大宗旨似的”。这一切,能令我们对廉耻的重要性,获得深刻的印象。但这与时装有什么关系呢?关系密切之至!本节讨论的主题便是衣服的遮羞问题,而遮羞的自然需求,亦即所谓“羞恶之心”或羞怯,便是走在贞操前面的廉耻的主要因素。凡在服装上大胆暴露者,决难与言廉耻;没有廉耻,则贞操便岌岌乎殆哉了!

最后,还有一个小问题应予解决。教宗说:“廉耻与端庄(Modestia)是同义名词。这有各拉丁文、班文,甚至法、义等文的字典作证。而Modestia一字则出自Modus;同时Modus一字的意义是尺度或界限。故Modestia(端庄),便有控制言、行,使之不越出由正确理智指定的尺度和界限的意义;而这正与上述廉耻的定义,不约而同。这是廉耻与端庄所以为同义名词的理由。

(6)本节所谓“宝贵价值”是指上节所说“某种肉体上的价值”,质言之,便是“在某些慎重 选择的情形中,专门用以执行造物主所钦定的宗旨”的生殖机能。如上所述,生殖机能的运用,虽是贞操的对象,但因为廉耻是“走在贞操前面的卫士”,故教宗有理由称之为“这样宝贵价值的保卫者”。廉耻既拥有如此荣耀的头衔,则自然“理应拥有高于一切时尚与嗜好的决定性权威”了。这等于说,在判断时装的是否合理,不应以人们的时尚和嗜好作准绳,而应以廉耻为无上权威的裁决者。换言之,端庄应是时装的首要条件,因为“廉耻与端庄是同义名词”。

(7)雅观亦是出自人性的需求。人性的首要部份虽是灵魂,但肉体仍不失为构成人性的必要因素。 故为提高自身尊严而服装上讲究雅观,乃是人们一种“天主的需求”及“合法的”倾向。但教宗所以选用雅观(Decoro)二字,而拒绝美观(Abellimento)二字者,则是因为美观二字颇有偏重肉体美,甚至还有迷人的含义。

(8)在此节内,教宗清楚声明,青年男女为准备建立家庭(这是极其正当的动机)而注意服饰的雅观,只要没有违反廉耻尤其贞操的思想或意向,是无可厚非的。同时成年人为表示其人格与身份,而选择比较适宜的服装,亦是合法的。不过,接着教宗要人们特别注意精神的内在美,并声明;“凡存心强调其精神美丽者,则……”。果然,大凡内心充实者,普通皆不甚讲究服饰和化妆;凡过度注意衣着与时髦者,则往往是内心空虚的证明。故即使为博取他人的重视,亦应力戒过火的化妆;否则,不免弄巧成拙,使到有识见的人,看你不起。

(9)“服装亦等于一种有效的语言”。诚然,你的为人如何,可以由你的服装上看出几分来。 服装不唯“可以表示人们的喜悦与愁苦、权威和能力”等,亦“构成人们思想和习尚的翻版”,揭示人们的“傲慢及朴实……神圣和俗恶”。同时,又因为衣着的“特殊款式,亦与各民族传统文化有关”,故不独私人的品格,连整个民族的气质和操守,亦成了服装揭露的对象。故当务之急,是努力敦厚私人及民族的品德,而不必为服装的是否赶上时代而焦急!

(10)由此节起,教宗致力于分析,造成时装的各种心理、伦理、社会及经济因素。首先,时装是心理的产物。所谓“审美力、渴望新奇、好出风头、肯定自身人格、厌恶单调等,尤其青年人们急欲跨过已往的种种,以及上述妇女间无形中进行的竞赛,和一般人们的盲从与效尤等,都可说是产生时装的心理因素。其次是伦理因素,如:人们的崇拜奢侈与虚荣生活等,尤其时装设计者,为保证其创作获致美满成绩,而不惜特别着眼于发挥服装的魅力等。最后是社会因素。现代社会提供前所未闻的便利和工具,使到时装缝制者有可能在时装上发挥其日新月异的花样;如:遍地林立而又技术高明的纺织工厂,以及电视、电影、广播及刊物宣传工具。至于经济因素,则是下节的主旨。

(11)此节内容,虽在强调时装的经济因素,但社会因素仍占有重要位置,尤其现代的宣传工具;这为剌激人们对时装的兴趣与欲望,从而开拓广大市场,是非常有力的。此外,所谓“时装民主化”,亦并非纯系经济因素,社会因素,尤其技术的跃进,亦有关系。假使没有进步的技术来制造物美价廉的时装,则时装将永远是一小撮资产阶级的专用品,永远不可能民主化。

(12)时装虽然是心理、社会、经济、伦理等因素的混合产物,但设计者、缝制者、批评家、及所谓高级时装公司,则尤其发挥着巨大的左右力。故他们对时装的严肃和堕落,应负更大的责任。这亦是教宗迭次提到他们的理由。

(13)本节所谓“众多而崇高的价值”,是指14节所列举的,时装设计者的艺术天才,以及现代进步神速的工业技术等。其所以“处于危殆”者,就因为这些由天主恩赐人类的上好优点,人们不独不善用之光荣天主,反而用来危害人灵。故以纠正时弊为宗旨的拉丁时装协会的成立,实 是大快人心之举。此教宗所以不惮烦劳,特向该会致辞的理由。

(14)“设法在外在的装饰及内在的‘温柔和宁静精神’间,促成和谐与平衡”,究竟意义如何,请一读思高圣经学会出版的宗徒经书下册一八七--一八八页。大意是说,妇女爱美原是天主恩赐她们的一种良好生性。但归女不应专门注意外在的美。外在的美是不免随着年龄的增进而消逝的。唯有内在的美,即“温柔宁静精神”,才是永垂不朽的真美。明白了这点,妇女便可以知道自己的努力应指向何方;同时,对时装问题,便不致感到太大的困扰,并能在力不从心时,有以自慰。这便是教宗所指的和谐与平衡。

(15)何以人是伦理法的主体和终点?意思是说,负有恪守伦理法的责任者,不可能是禽兽,而是有灵的人。同时伦理法的目的,亦是以玉成人性为其宗旨或终点的。故人对自己的伦理行为,应在造物主前负责。

所谓“火葬虚荣仪式”,是古代欧洲的一种公教习俗。信友们往往在宣道员的鼓励下,将所有诱人犯罪的化妆品及衣饰,付诸一矩。总之,整个人,连肉体亦不例外,既是天主的化工,便应为天主而存在而活动。时装既是人的活动之一,便不得不对天主负责。于是,时装便不得逍遥于伦理法的拘束力以外了。何况,时装又常与以保障婚姻神圣为目标的贞操和廉耻或端庄,发生直接关系呢?然则,“像时装这样外在的、无关重要的、相对性的事件上,有什么伦理问题可谈”的疑问,便显得幼稚与无知了。

(10)教会要人尊重自己的肉体,便是教会对服装问题的积极态度。这态度的由来是:“在有形 的世界中,人体是天主的至佳杰作”。此外,“人体又为救主基督升为天主圣神的宫殿及工具”。这才是人们应当修饰自身的正当而高尚的理由。凡真以这类理由而修饰自身者,决不致陷入治容诲淫的弊端中。因为肉体的声价虽然高贵,但不得脱离其“为灵魂服务”的宗旨。如不幸为了彰显肉体的美而使灵魂遭受损失--这是非常痛心,而又司空见惯的事--则大大有违其为灵魂服务的宗旨了。这种以宗旨为手段,以手段为宗旨的、颠倒轻重的作法,曾使多少人,尤其青年女性,造成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大不幸!

(17)凡未丧尽是非和羞恶之心者,对某些“越出廉耻正常界限的”时装,都知道“何处埋伏着无耻和诱惑”,这类时装的缝制者和服用者,焉能例外?但因为前者利禄熏心,后者则为虚荣所奴化,故往往利用“时装与人、地、时间和教育有关的相对说”,试图吓哑自己的良心及正人君子的口。其策略,是将自己的放任与无耻,归罪于指责自己者;说他们所以责怪这类时装者,乃是因为他们内心腐化,丧尽了生来的天真无邪,或说他们受的教育有失偏差,或顽固不化,甚至说他们虚伪文明所误导,或简直骂他们为伪善者。于是,邪恶便战胜了正义,而终止了善与恶、邪与正的搏斗。几时,人类社会中,还进行着这类搏斗,则是人心尚未死去的凭据。倘不幸如现代似的,完全终止了这类搏斗,则人类前途何堪设想?

还有一点。纵然,“时装的伦理问题,系乎如此无常及广泛的因素,却常有某种绝对应予尊重的界限存在”,这界限,便是教宗斩钉截铁的一项声明:“时装决不得予人以犯罪的近机会”。

(18)此节将时装缝制者,如何巧于为恶一点,描绘得有声有色。故纠正时装不端的第一步, 应由改善时装缝制者等人的意向做起。

(19)教宗说:“为评判其(即时装)是否有违伦理法,不应以将近或业经腐化的社会人们的意见作标准,而应以……”,的确是一个公充而保险的原则。不幸,现代的报章、电视、广播等,几乎全为一般唯利是图和轻视道德者所把持。故只听这类人在叫嚣,而听不到“重视公共道德,重视风俗严正和神圣的社会人士”的声音。这对人类前途,构成一个严重的威胁。无怪乎,近代教宗们以及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对社会传播工具,迭次发出警告和指令。

(20)现代的最大问题,莫过于消灭贫富之间的悬殊,使荣资双方互相接近,而终止敌视与斗争,并促进世界大同和天下一家的理念的实现。但奢侈的时装,则不断在扩大旧的裂痕,并制造新的歧异,使仇恨死灰复燃,斗争再度爆发。这种贻害人类的时装,还说无伤于道德,真正岂有此理!

(21)轻忽时装对公共道德的影响力,便等于蔑视或否认伦理的重要性。现代各国对预防疾病非常关心。这证明各国如何重视人民的健康。但何以对有关道德风化至深且重的时装,反倒采取放在政策,一任人们为所欲为呢?这并非人们不了解,丑恶的时装与世道人心的左右力,乃是因为人们根本不把道德看作一回事!此教宗所以一再谈到时装如何影响整个民族的理由。

注意:所谓:“在信仰和实际生活之间的一玫性”,是近弋教宗经常强调的一点。意思是说,信友的实际生活,应与其信仰一致化;否则,信仰虽似乎坚决,如不依循所信仰的原则做事,则信仰适足以增重信友的罪孽。

(22)现代最讲究自由;因而奴心便成了现代最憎恶的对象。但真的自由,首在不为物欲所奴化;这是天主子女的自由。同时最可耻的奴化,便是“以心为形役”,使精神为不良嗜好所驱使。现代人似乎对这点,缺乏明确的观念。故一面向往自由而痛恨奴化,另一面却又盲从物欲的邪恶嗜好,甘心服从有辱自身尊严的时装的号令。真有勇气抵抗时代潮流而不致为时装的浊浪所卷没者,有几人哉?故教宗要人对时装取主动,而不为时装所奴化。这需要有勇气战胜自己酷爱虚荣等弱点,并粉碎社会与潮流加放他们的桎梏,而依据正确理智的指令自由行事。唯有如此,时装始不致反对社会,意即有碍社会道德生活的进步。

(23)“节制是美术的上好因素”,“过火是时装丑恶的主要原因”。至少在理论上,大约是人无不首肯的道理。然而现代时装却采取反面的策略。理由是:许多人已不以真的美术和雅观为其衣着的目标,而是以“引人注意”为宗旨的。而达成此宗旨的有力手段,便是过火。于是,便出现奇形怪状和丑恶异常的时装了!

(24)“拉丁二字颇高深意义”,因为拉丁文化与公教文化结有不解之缘,甚至至少在某些观点下,拉丁文化几乎与公教文化,形成同义名词。然则,拉丁时装协会的称号,便有时装公教化的意义了。所谓“节制、平衡和现实”,以及“坚决的道德责任感”,都是实行“时装公教化”运动者必须重视的优点及条件;而这正是教宗发表这篇谈话的目的。

(25)根据14节,时装设计,是一件颇不容易的艺术工作。要想做得成功,除天才及技能外,尤应“对时代嗜好具有异常的敏感”;意即应对现代人们的爱好及兴趣,拥有深刻而迅速的理解,并知道如何可以满足之。虽说时装设计者及缝制者等人,对不端的时装负有重大责任,但人们的邪恶嗜好,亦即以丑恶为美观的病态心理,亦应分担颇大的一部份责任。因为时装设计者等人,所以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而捍然推出其过度暴露的时装者,还是为了他们对现代人们的嗜好非常了解,并知道非有这样的时装,无法满足人们的嗜好。所以归根结底,要想纠正时装的不端,首先应由攻治公众人士的病态心理,而培育其健全审美力做起。关于这点,由公众人士方面,困难不多;因为他们对其它问题,或许可能不感兴趣,但一提时装,大家都乐意领教的。颇成问题者,是如何联合对公众舆论有影响力的新闻记者及电影明星等人,使之一本公教原则,替公众人士屹立一个正确的时装标准,以期一扫其以丑恶为美观的病态心理,而培植一种真正健全的审美力。假使舆论一致唾弃俗恶的暴露时装,即使是对伦理满不在乎的时装设计者等人,亦不会推山这样的时装了。

(26)这里,教宗要拉丁时装协会人员,迎击“现代的放任精神,和对道德问题满不在乎的态度”。他们不独不应对之有所左袒或委曲求全,而且应知如何驳斥“现代人为掩护不道德的时装,各地重复着的同样诡辩”:(一)“司空见惯则无动于中”。这与7、21两节所提到的“相对说”相似,虽不致完全错误,因为没有一种邪说谬论不含有部份真理的;但不幸,事实上有很多人,正苦于对这类大胆暴露的时装,无法“司空见惯而无动于中”;故其结果则只有堕落而已;甚至日久天长,反而对自己的经常堕落,感到“司空见惯而无动于中”了!(二)端庄不适用于现代,因为现代人已由无谓而有害的顾忌得到解放。对这诡辩教宗所做答覆是:“人而对邪恶的阴谋具有敏感”(见21节),并非“无谓而有害的顾忌”,乃是高度道德水平的表现,是“灵魂清洁及对情欲的妄动非常机警的信号”(仝上)。至于所谓“解放”,是可以的。但要看是否真的由“奴役”得到解放,抑或意在“使人们脱卸其应当趋向理想成全的任务”。如果所谓解放是后者,则不唯不是解放,而是要人们死心踏地永远替邪恶及情欲作奴隶,其情形真如共产党所高唱的解放相似!

(27)“凡接受天主之神的号召而决心争取自由者,必须……”。此处所谓自由,乃是由保禄宗徒列举的“肉身的作为”,尤其由“不洁”中得到解放的天主子女的自由。唯有这样的自由,才是相称人性尊严的自由!唯有这样的自由,才能使人们挣脱丑恶的时装加放人们,尤其妇女们的,有辱其人格尊严的桎梏与枷锁!兹将保禄宗徒所列举的“肉身的作为”抄录于下:“淫乱、不洁、放荡、崇拜偶像、施行邪术、仇恨、争执、嫉、忿怒、吵闹、不睦、凶杀、醉酒、宴乐等类似的事”(迦,五,一九--二一)。本节亦提到与“肉身的作为”相反的“圣神的效果”,即:“仁爱、喜乐、平安、忍耐、良善、温和、宽容、仁慈、忠信、柔和、节制、贞洁”。(仝上,二二--二三)

拓展阅读:

复活节讲词-1954年至1958年

“和平之河”

“耶路撒冷”

妇女与和平

教宗接见参与中华致命者列圣品朝圣者讲话

报章与舆论

良善与慈爱论民主问题

时装与道德

Tags:

本栏推荐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18395篇文章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