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天主教在线 > 教会文献 > 教会牧函 >

新加坡总主教牧函:建设社区为新福传根本

2020-03-27 09:59:30教会牧函 人已围观

简介 圣若望保禄二世在他众多的信函中,都强调“共融”在教会使命中的重要性。《教会在亚洲》的通谕里,他写道:“共融和传道是分不开的连结。它们彼此贯通,彼此互相包涵,以至于‘共融是传道的源头,也是传道的果实:...

文前导读:

汤汉主教复活节牧函

卫辉(安阳)教区张怀信主教信德年牧函

汤汉枢机:献身生活年牧函

孟宁友主教2014年圣诞节牧函:家庭的圣召与使命

 圣若望保禄二世在他众多的信函中,都强调“共融”在教会使命中的重要性。《教会在亚洲》的通谕里,他写道:“共融和传道是分不开的连结。它们彼此贯通,彼此互相包涵,以至于‘共融是传道的源头,也是传道的果实:共融引发传道,而传道在共融中完成’(第24节)”再者,在《新千年的开始》牧函中,他亦重申:“也就是借着建立这爱的共融,使教会如同一件‘圣事’,是‘与天主亲密结合,以及全人类彼此团结的记号和工具’天主的这一番话非常明确,我们不能小看这段话的含意。(第42节)”

  事实上,福传的目标是“共融”。教会被称为世上爱与团结的圣事。“如果你们之间彼此相亲相爱,世人因此就可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若13:35)”圣若望宗徒更写着:“我们将所见所闻的传报给你们,为使你们也同我们相通;原来我们是同父和他的子耶稣基督相通的。(若一1:3)”正因如此,若我们的使命是为通过跟圣三的关系把所有人带到彼此相爱和团结的“共融”境界,这样我们无论作为全职同工、义工或帮工,都必须寻求各种方法去维系、保护和促进在我们工作地方、教会牧职、机构、堂区和总教区架构内的“共融”。

  相反地,对教会使命最大的威胁,并非来自外在势力如世俗主义、相对主义、物质主义和消费主义。教会使命的最大敌人是来自内部;是来自神职人员、修会会士和教友。我们互相分歧和斗争,导致失去力量和热诚去专注于我们的使命、我们受托照顾的羊群的需要和苦难;以及寻回在世上迷失的羊。

  这就是耶稣在福音中警告我们的,他说:“一国若自相纷争,那国就不能存立;一家若自相纷争,那家也将不能存立。(谷3:24-25)”他还总结说:“决没有人能进入壮士的家,抢劫他的家具的,除非先把那壮士捆起来,然后抢劫他的家。(谷3:27)”因此,我们不仅必须为荣耀天父的共同使命而加强共融团结,更必须把阻碍团结的敌人捆绑在我们的屋子内。

  事实上,身为新加坡天主教会的总主教,出于担当总教区主要牧者的角色,我有责任团结整个教会、神职人员、修会会士和教友,使我们所有人能成就“共融中的共融”这使命。我所到之处,看到和听到从教会组织到堂区和总教区办事处,在教会内的许多分歧,让我心碎。有太多因缺乏沟通和信任而造成的误会,以及为教会和基督工作的过程中所受到的伤害。

  我收到多少投诉信是因为不满、不公、歧视、滥权、丑闻或因当权的独裁态度!实在太多同工、义工或教会成员,被他们所爱或服务的教会深深伤害。结果,他们很多不是离开教会的牧职,就是彻底跟教会脱离关系,因为他们失去信心,变得绝望、愤怒和怨恨。

  鉴于在福传工作上有此确凿的前提存在,总教区透过新福传办公室,务求所有教会机构、组织和牧职,无论在工作的地点、教会内、堂区内或在自己的家中,都要专注于建立共融的灵修的工作上。圣若望保禄二世曾写着:“在实际制定计划时,我们必须推动一种共融的灵修,使我们不论在培育个人和基督徒,或是培育祭台上的神父、圣职人员和牧灵工作者,或是建立家庭和团体,都以共融的灵修做为教育的指导原则。(《新千年的开始》牧函第43节)”

  但在我们集中讨论如何培养共融的灵修之前,我们必须先要把握我们出现分歧的原因。是什么导致分歧的?

  主要原因是骄傲。我们经常在服务时,明显是为团体服务时,没意识到自己很容易被一些需要纠缠着:很想被欣赏、被认同、被接受。很多人虽然常常挂在口边宣称为天主和社会服务,但很多时却是为了自己的野心工作而不自知。很少人提供服务是没有一些隐藏目的,他们甚至有可能在有意识的欲望和无意识的意图之间的缺乏自知而未有察觉到。

  事实上,骄傲这古老的罪恶,称之为“老亚当”,一直存在于我们内。当我们只想做我们意愿做的事时就可看出来,并总是唱着法兰.仙纳杜拉(Frank Sinatra)的名曲《My Way》。利己主义永远是沟通、为谦卑服务一起工作、在爱德中彼此听从的最大障碍。问题是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观点凌驾于别人;亦或只希望别人听从自己,而不是为寻求共识或为共同利益互相合作。没谦逊的服务,我们无法一起合作,互相配合。

  很多时,也是出于私利。为了保护自己的势力范围、舒适区和方便而做事,我们不愿意去改变,或进行改变,或接受更正,因为它需要破坏现状。我们有些人喜欢死守住自己的办公室或位置,因为害怕别人接手后不会以我们喜欢的方式照着做,或做我们想做的事情。我们仍要想掌控一切。因此,为保留我们在别人上的缰绳,我们始终紧握着权力和地位。

  很多时,我们看到任人唯亲亦出现于教会和组织中。很多希望担任义务工作的,都被边缘化和被排斥,因为他们对保持现状及领袖的喜好率性造成威胁。任人唯亲滋生嫉妒和挫折,扼杀成长和主动。事实上,若有人发现自己的组织没好好的成长,缺乏活力,这是因为领袖坐在同一位置太久!更糟的是,这些领袖只会聘请那些能够“拥戴”他们的人。

  结果,这种态度只会助长流言和中伤。我们绝不应惊讶,当权者和领袖不能接纳不同意见,或不能谦卑、开放和真诚地对话,在完全公正、客观的情况下,这些人一般都是易于促成任人唯亲局面。由于恐惧,以及缺乏合法的途径发泄和表达他们的不快,弱者和不满者将诉诸于闲聊八卦、诽谤、散布谣言、造谣,造成更多误会、伤害、不公和彼此受创。只要缺乏客观性,就没有途径去核实真相和寻求澄清。无情的说话和行动,令问题恶化,或使事件拖得更长而不得解决。

  所有这些都给魔鬼在我们间有立足的机会。这正如圣保禄宗徒写着:“‘你们纵然动怒,但是不可犯罪;’不可让太阳在你们含怒时西落,也不可给魔鬼留有余地。”(弗4:26-27)有些人为牧职或教会服务时,是充满许多怨恨、愤怒和未愈合的伤痛,以及因为这些感觉没有随着时间消失,魔鬼利用这些不好的感觉,加剧成为仇恨和报复。

  如此,前进的道路是什么?再一次,圣若望保禄二世写关于在牧职塑造灵性上的共融前,有些先决条件必要遵守。我们如何能推动和促进这种灵性上的共融?

  首要的是,我们须要强调并提醒教会同工和各牧职成员,要把个人和集体的祈祷放于所有活动之先。

  圣若望保禄二世写道:“在基督内的生命有一个基本要求,就是无论谁进入与主的共融,就必须结果实:‘那住在我内,我也住在他内的,他就结许多的果实。’(若15:5)所以这也是真的,如果一个人不结果实,他就不存留在共融中:‘凡在我身上不结实的枝条,他(我的父)便剪掉。’(若15:2)与基督的共融,是结果实不可或缺的条件,由此产生基督徒之间的共融;而与他人的共融是基督和圣神的恩赐,是枝条所能供给的最美好的果实。”(《教会在亚洲》通谕第24节)

  早前我已经写道,祈祷必须先于牧职,而教会每位牧职成员及每个组织必须让他们的成员和同工,在教会内工作和服务时都必须要祈祷。再重申这封牧函中是好的:没祈祷,没牧职!为求我们福传能达致成果,个人及团体的祈祷是不可或缺的。没有祈祷是骄傲的表现,自以为能成就基督的使命而毋须祂的帮助和恩宠。教会同工和义工必须花时间在个人祈祷生活上,并腾出时间与团体成员一起祈祷。祈祷不能有机会才作,而是要有条理,我们必须对祈祷生活守纪律,不能将之牺牲。

  其次,必须对天主圣言有深切的爱慕。每位基督徒必须让圣言充满自己,并沉浸其中。他或她每天无论是独自灵修和冥想;或与社区其他人一起,尤其是小团体;或是在办公室、社区、事工;或只是跟朋友一起,都必须不断祈求圣言。通过定期一起分享圣言,我们会开始感受到在忠于《福音》中彼此所面对的挣扎。通过分享基督如何在每天生活中帮助我们,大家可互相教化,启发别人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看到基督。

  第三,我们一定要创造机会,在同工和牧职之间作出紧密的联系。促进共融不能只是随意去做,我们必须有意识地营造场合和时机。应该在一天里有时间作团体的祈祷;不管是一大群人或小团体,大家偶尔一起外出用餐,彼此庆祝生命中最重要并值得纪念的事,如生日、周年纪念,亦可以是患病或丧亲时探访别人的至爱等等。虽然这不是最适合的情况,但我们都必须要“安排喜乐”。初时好像太人为了,但到后来,当大家彼此认识,有了信任,自然会喜欢跟对方一起,并看到彼此的善而不只是一些缺陷,这时就会有“自然喜乐”的出现。当有爱,我们会忘记别人的错失。任何的更正都是纯粹出于爱、善意、尊重和宽恕,没有私利。当然理想情况下,成员彼此间应主动地举办非正式聚会,如出外散步或喝一杯。

  第四,我们建立团体的同时,亦要创造对话的框架。没有对话,便会出现误解和磨擦。故此,每间机构和堂区内的所有组织和部门,必须有适当的框架,不是用来作秀,而是促进开放、真诚和有意义的对话。我们永不应害怕面对自己和组织的真面目,因为真理能让我们自由。在总教区内,我们尝试跟不同的群体、组织和机构交往合作,让大家为整个总教区结成大联盟,向着我们共同的目标和使命进发,而非每间机构各自行事,制造分歧,跟总教区整体方向相违背。

  我们必须经常避免胸襟狭隘,要时常想着我们自己的群体、堂区和机构,因为我们都是公教徒,意指普世的和基督同体,即教会。公教徒只想着自己的机构、堂区或教区并非教友。天主教徒支持普世教会是超出自己特定的堂区和教区以外。每个群体必须跟组织同步;每个组织要跟堂区同步;每一堂区又要跟总教区办公室同步;总教区机构又要跟司铎议会同步;而所有咨议员及参议员又要跟总主教同步。应要有定期的团体、牧职和职工会议,向团体成员介绍共同目标和理念,并消除挑战和困难。在有需要迎接新挑战时,须进行结构改革和重整。感情用事、死守习俗和古老结构,只会导致教会被淘汰。无论我们多依恋过去的传统和习俗,为了天主伟大的光荣,我们没有什么不可接受质疑的。

  第五,那里有差异和冲突,便需要有既定的正确途径去寻求正义与和解。它必须透明、客观,且完全公正地处理不满和决议。然而,履行时需要怀着仁爱、谨慎和公义。跟从上主的旨意:当犯错的团体成员之间出现问题时,先由他们自行私下解决纷争。当对话失败后,两人可从其他成员间找一位能协助调解的人,并找出一个皆大欢喜的解决方法。只有当这亦失败时,才去找权威人士,但这是作为最后讨回公道的途径,而不是一开始的做法。

  在这总教区内,我们可以在教区网页适当地找到有关“解决冲突的程序”,请再查阅。我希望所有人都能遵循适当的投诉渠道,以便可以在基督的公义和爱中处理所有申诉。总主教和总教区不接受匿名投诉,因为公义要求被告有机会为自己辩护。而我已为总教区所做的,期望堂区和牧职中的同事也设立适当的渠道去解决误解、争吵和差异。

  第六,我们必须不断更新领导层。领袖一旦仍在位,就必须不断地寻找新的领袖来代替自己。我们决不应该让领导层出现真空情况。差的领袖是那些允许自己在位而没有任何人能接任者。他们必须积极地打造及指导有领导才能的人,好让有才能的人接替自己的位置,以便不断更新。完成任期的领导不应完全脱离教会,而是在教会有需要时,为其他地方和领域提供自己的专业知识。故此,若可能的话,领袖不应该呆在一个职位太久,他们必须谦卑地提出辞呈,让领袖不断更新。领袖应该是有任期的,不能有人占据某个位置太久,否则用人唯亲的情况将进入教会,这将会损害创造力和更新能力。

  身为总主教,我早已开始寻觅适当人选,好能在退休后可接替我的位置。我的愿望是不用到七十五岁来完成整个任期,当然这须要教宗的批准。我经常祈祷将有一位更年轻、更圣洁、有活力、富智慧、有远见、虔敬、敏锐、敬业、无私,以及对基督和教会充满热情的司铎,在时间到来时便能接替我。而现在我最关心的是,我的任务是如何提升基础设施并让治理系统到位,好使未来接任的主教纯粹专注于福传工作。这是我个人的信念,只要有人能把这工作做好,就是时候亦是我的责任,退到一旁,并从我的位置上退休!我总是意识到我必须把教会的利益放在自己的利益之前。若有一天我成为教会前进的障碍,这会是多么的可悲。天主保佑!

  同时作为领袖,因为我们是未来事业的守护者,并要对我们群体和组织的合一负责,我们必须促进团体间的合作,而不是只微观管理着自己的组织。不应该对组织有任何形式的独裁控制,我们必须在团结的牧职中一起工作。我们对待自己的成员和同工,必须履行辅助和授权的原则;要有犯错和改善的空间,代替苛刻的言论;我们必须多说鼓励的话,给别人带来生命和治愈,而不是破坏。

  圣保禄宗徒提醒我们:“一切坏话都不可出于你们的口;但看事情的需要,说造就人的话,叫听众获得益处。你们不要叫天主的圣神忧郁,因为你们是在他内受了印证,以待得救的日子。”(弗4:29-30)在我们推动合作及牧职和服务的喜乐上,用鼓励、肯定和欣赏的方式令我们可以走得更远。领袖必须把每位同工和成员的个人兴趣,带到他们自己的管理、福祉、灵性生命及牧职和工作下,让它有空间成长。领袖在许可权下等同牧者,要关爱弱者、强化强者和医治那些受伤的人。

  因此,领袖必须特别关注团体和组织内的弱者和受伤者。作出各种尝试去给予他们援手,聆听他们的故事但不要有批判或戒心,持开放态度与拥有谦卑的心,设法让他们参与。他们需要我们的爱和理解,而最重要是聆听的耳朵和一颗善解人意的心。与他们一起感受他们的挣扎,从了解他们的问题,赋予他们光明,让他们得到力量。怜悯他们的弱点,增加他们对自己拥有天赋的信心。就是这样,我们治愈别人的伤痛,减少他们分裂的意图和消极的想法,让他们变得更能宽恕和有爱。

  最重要的是,所有那些在教会服务的人士必须经常参与弥撒和修和圣事。他们应该花时间在圣体前朝拜、感恩和赞颂。特别是那些领袖,他们应该花时间每年有五天的退省,以便增补和跟上主重新交往。而同工和牧职成员,不管有或没有司铎施放圣事,都最好每年一至两次作出修和,以能够达致宽恕和愈合。尤其在个人的层面上,谦卑地请求天父的原谅,有助治疗伤痛,并带来心灵上的宽恕。

  在这最后的分析中,领袖必须言行一致。成为未来领袖的指导者,我们要谦卑、无私地服务。不要要求别人做你不能做或没在做的事。在末日来临时,我们需要那些虔诚、充满信德、完全依靠上主的领袖。信徒必须为他们的领袖祈祷;反过来,领袖亦应为帮他们或跟他们工作的人祈祷。祈祷、禁食和克己能助领袖在圣洁中成长,让天主使用他们,并透过他们工作。

  让我最后以圣若望保禄二世的劝谕作为总结:“教会在历史中的旅程有许多需要,尤其是在这新世纪中;但是若没有爱,一切都是徒然。”保禄宗徒在爱的颂歌中提醒我们:“即使我们能说人间的语言,和能说天使的语言,即使我们有‘移山’的信心,若是没有爱,就什么也不算(格前13:2)”(《新千年的开始》牧函第四十二节)。最后,圣若望保禄二世警告我们说:“我们不要心存幻想,除非朝着这条灵修之路走去,外在形式的共融是没有多大用处的。那样只会成为没有灵魂的空架,成为共融的‘面具’,而不是共融的表达和成长之道。”(《新千年的开始》牧函第43节)

__________

撰文:新加坡总教区吴威廉(William Goh)总主教。

【完】来源:《Catholic News》

ARCHBISHOP’S PASTORAL LETTER: Building community: essential for work of New Evangelisation

拓展阅读:

哈尔滨传教区2015年新年牧函

2015 天主教广州教区将临期牧函------善度慈悲特殊禧年

汤汉枢机2017年復活节牧函:如何庆祝復活节?

汤汉枢机2017年四旬期牧函

太原教区慈悲禧年暨2015年圣诞节牧函

2008年元旦天水教区牧函

易县教区信德年牧函:因为凡是由天主所生的,必得胜世界;得胜世界的胜利武器,就是我们的信德

唐山教区信德年牧函

Tags:

相关文章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19686篇文章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