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天主教在线 > 教会文献 > 教会资讯 >

阿尔扬·多达依神父:从受无神主义教育的青年到主教的历程

2020-04-23 16:40:09教会资讯 人已围观

简介阿尔扬·多达依蒙席 (梵蒂冈新闻网)圣座传播部编辑主任托尔涅利近日电话专访阿尔巴尼亚的阿尔扬·多达依(Arjan Dodaj)神父,后者于今年4月9日获教宗任命为地拉那(Tirana...

文前导读:

教宗复活前夕守夜礼:在遥遥无期的死寂中,基督徒蒙召传扬生命的赞歌

阿尔扬·多达依蒙席

(梵蒂冈新闻网)圣座传播部编辑主任托尔涅利近日电话专访阿尔巴尼亚的阿尔扬·多达依(Arjan Dodaj)神父,后者于今年4月9日获教宗任命为地拉那(Tirana)的辅理主教。

在这篇人物专访中,托尔涅利写道:「从地拉那和我们通电话时,他的声音依然充满了诧异的感觉。他对教宗任命他为辅理主教,感到诧异。他的故事,是交织于教会日常生活中许多看似微小却有重大意义的故事之一」。

阿尔扬多达依神父今年43岁,诞生在阿尔巴尼亚滨海的拉克库尔滨市,16岁时乘汽艇渡过亚得里亚海入境意大利。这个年轻的难民为了前途,也为了帮助他穷困家庭的生计,于1993年9月一个炎热的夜晚,顶著满天的星斗逃离了他的祖国。

抵达意大利后,他每天10小时帮人做焊工和园丁来维持生活。后来,他加入了一个团体,在那里找到了宾至如归的感觉。就这样,他接触到基督信仰,一个从他年幼时代外祖母经由传唱圣歌在他身上留下痕迹的信仰。10年后,他从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手中领受了铎职,并于2017年以「信德特恩」(Fidei Donum ) 司铎的身份,被派返阿尔巴尼亚从事传教工作。今年4月9日,教宗方济各任命他为地拉那-杜拉佐总教区的辅理主教。

「我是在共产主义刚失势不久来到意大利的」, 这位候任新主教叙述道,「那时,不可能取得合法签证,唯一的途径是乘汽艇渡海而来。不幸的是,所有开出的汽艇不一定都能安全抵达目的地。」阿尔扬在一个共产主义家庭诞生和长大,受的是无神主义教育。他说:「在我出生的环境中,禁止一切和信仰有关的标记。我生命的头几年,从未接收过有关天主存在的讯息。很遗憾地,我的父母受到共产思想可怕的影响,不过,我的外祖父母常向上主祈祷。」

阿尔扬的外祖母是向他灌输初步的信仰的背后推手。他表示,即便当时有各种的威胁,外祖母依然可以自由地度祈祷生活。她由于不识字,因此以唱圣歌的方式来祈祷,她也由圣歌而认识教会的教义。她一面做家务一面唱圣歌,这样,圣歌的内容也进入阿尔扬的脑中了。当阿尔扬来到意大利后,他才真正认识那些圣歌中所说的教会的圣事。就这样,外祖母把他送到天主跟前了。

共产主义失势不久,阿尔扬也和许多其他青年一样,多次尝试离开祖国。那是一个难以言喻的冒险。1993年12月15日晚上,他和其他的人一起离开了家乡。当时,他感觉到自己的整个存在、整个生命历程都在迁徙,他从自己的生活、家庭、人际关系中抽离了。这位新主教说:「今天,当我们看到大量的人潮乘船涌来时,我们应该想到他们被抽离的感受、他们的牺牲和周折。若非因为受到难以忍受的苦痛,他们是不会前来的。」

阿尔扬抵达意大利后,在一些比他先来的移民朋友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份焊工学徒的工作,他也从事跟建筑和园丁有关的工作。他说:「这样,我才有能力帮助我的家庭。我们实在太穷了。」由于经常工作超过10小时,回到家已经很累了,因此,他没有很多朋友。在那一段对青年极为重要的时期中,他经朋友介绍,认识了由马西莫神父带领的玛利亚之家青年团体。「我在那里感觉良好,我找到了我所需要的家庭的温暖。」

不久后,阿尔扬接受了洗礼。1997年,在克服了父母的反对后,他加入了十字架之子司铎兄弟会在罗马的玛利亚之家团体,为晋升神父作准备。就在他来到意大利的10年后,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祝圣了他为司铎。他说,这位教宗和加尔各答的德肋撒修女一直陪伴著他。

阿尔扬晋铎后曾为不同的堂区服务,并同时担任侨居罗马的阿尔巴尼亚人社团的灵修指导。2017年,由于地拉那的弗兰多总主教的请求,阿尔扬神父的长上和教宗的罗马教区代理主教同意遵照教会中「信德特恩」的规定,派阿尔扬神父回国履行在传教区传教的使命。

在谈到获任命为地拉那的辅理主教时,新主教说:「我从未想过,也从未期望过类似的事。对于这份新的召叫,这个教宗方济各对我的任命, 我怀著信赖天主和圣母以及服从教会的心,欣然接受。」

教宗任命阿尔扬·多达依神父为地拉那的辅理主教,当地的教友和其他基督信仰教会的信徒以及穆斯林都万分喜悦。当地不同宗教的信徒都能和睦相处,新主教说,「这不是宗教的宽容,而是和谐、亲密无间,合作与互相扶持的展现。」

拓展阅读:

教宗复活前夕守夜礼:在遥遥无期的死寂中,基督徒蒙召传扬生命的赞歌

Tags:

相关文章

随机图文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23812篇文章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