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天主教在线 > 教会文献 > 教会资讯 >

我进教的这7年

2020-05-25 11:08:16教会资讯 人已围观

简介编者按: 人在生活与信仰的冲突中往往会有相反的走向 在看似沉沦起伏中日臻成熟 如本文记述的这位新教友、职场女孩七年的信仰经历 曲折的情节与信仰交叉之下 引发的各种内心纠葛 ...

文前导读:

教宗推文2020年4月17日

河北:衡水教区神长教友心系疫区施大爱

教宗致电意大利节目主持人:我与新冠疫情受害者同在

感恩上主

编者按:
人在生活与信仰的冲突中往往会有相反的走向
在看似沉沦起伏中日臻成熟
如本文记述的这位新教友、职场女孩七年的信仰经历
曲折的情节与信仰交叉之下
引发的各种内心纠葛
顺从有时,叛逆有时,完全信赖亦有时
虽一路坎坷,但与天主的关系却不断磨合中日益增进
任何考验、试炼都成了增进“我”与天主关系的美妙契机
把爱融入到工作中,依靠我主天主,
顺从祂的美意吧
在勇敢抵御各种诱惑与干扰中赞美并喜悦着
因为“我们连在磨难中也欢悦,
因为我们知道,磨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望德,望德不叫人蒙羞,
因为天主的爱,已倾注在我们心中了。”(罗5:3-5)


如果倒退10年,有个人和我说:“你会成为天主教徒。”我是铁定不信的。可是天主就是这么奇妙,让我这么一个对教会有偏见、甚至伤害耶稣的人,信了祂、一点点走进祂。

第一年:认识天主

我出身在一个无神论的家庭里,和很多无信仰的家庭一样,信奉的是一切靠自己的努力。当七年前我被上司兼好友阿平拉进徐家汇的依纳爵堂时,内心只是好奇。

听慕道班老师说“信靠天主”、“放弃自我”本能地产生一种不甘与愤怒,只是在慕道班那么多人的环境里,嘴上不说罢了。

在教会,每个人都很喜乐,对我也很友善。而我,却戒备地面对他们。一来,我是被阿平强制拉进教会的,觉得她把我当“尾巴”对待。二来,曾被做“安利”的朋友拉过,感觉这场景非常相似。生怕别人会对我洗脑。

虽然上慕道班,耶稣却从未进入我心里。那时候一直在想,不急,等我以后有空了,我要把天主教、新教......所有内容搞明白,再决定信。所以,当阿平问我信不信,是否愿意领洗的时候,我一直不肯。因为工作,因为信仰,和她一直争执,甚至有阵子,借着换工作的机会离开上海,就是为了避开她。想来那时候,真是迫不及待。

离开上海前的最后一个周末,在慕道班大家一起唱天主经时,我突然感觉内心被温柔地抚摸过,两行眼泪顺势落下。平见状说,是圣神出现在你心里了,你信吧。

我很喜欢这温暖的感觉,但是内心依旧不甘,于是课后与慕道班老师深度进行交流,她澄清了我对教会的偏见—“天主教”≠“中世纪”,教会与科学不冲突,“爱因斯坦”、“牛顿”也是深深地相信着天主。

多年的偏见解除了,圣神所至,我一下子又回忆起了过去的挫折,内心隐约觉得,这就是天主安排吧。

如果我不是中考败北进了寄宿制中专,可能发现不了自己不善于与同龄人沟通。如果不是因为高考败北进了高职,当时的我,可能在上大学后,就以为尘埃落定了,从此混一份稳定的工作,不会养成努力拼搏、逆流而上的性子。多年的工作不顺,天主都知道,祂等着,给我亲近祂的机会

“天主给了我们一块绊脚石,目的是让我们练就强有力的双腿,继续向上攀”,这是我进教第一年对天主的印象。

后来,我去了湖州安吉,白天在郊外高尔夫球场上班,晚上坐班车回到镇上员工宿舍。每晚12点后,早上5点前,楼下街道上汽车鸣笛声、拖拉机“突突”声开始响起。原本我就神经衰弱,晚上睡不好,一整天都晕晕乎乎;再加上周围勾心斗角的环境,时不时被人恶意曲解、作弄,待了4个月身心俱疲,离开了那里。

第二年:走进天主

回到上海后,我毫不犹豫地领洗了,只想在主内,有内心的安宁。

刚领洗的那阵子,有一股很炙热的心火,促使我每天晚上念玫瑰经,周末时常参加两三台弥撒,待在堂里很开心。

没多久,我又遇到了叛逆期,相当长的一阵子,参与弥撒感觉时感觉麻木,办了几次告解也没效果。同时,又对天主的存在开始怀疑,甚至在想,到底之前陪着我的,是祂还是其他未知的神?

后来专门找了个时间,跑到神父那“踢馆子”,无非就是表达,自己反悔了,不想再继续信了,还挑圣经的刺。神父耐心地引导我,念耶稣祷文,随时和天主沟通。

此时,我遇到了工作上的重大失误:举荐了一个朋友到公司上班,但那人的表现纯粹是混日子。领导让我劝退他,我却是一副懵懂的状态—那人表示公司主动炒人是要赔一个月工资的,我内心也觉得是应该的;而另一方面公司如果遂了他的愿,莫名损失一笔钱是小,却让其他高层误会我直属上级的管理不善。

我的踌躇态度让领导生气,尤其事后没有任何补救措施。一连串的误会,每天在外被责骂,在家又因为父亲怪我信耶稣导致找不到男朋友,心里抑郁沉重,感觉四面楚歌。

后来,我找到了神师,他又强调了一遍,每天花一个钟头:先一刻钟默想,把白天的事情过一遍。再一刻钟通过记录日记,感谢天主。然后读经,再记录内心感受,结束做个交托。

在家父母不让祈祷,我就偷偷地把圣经藏在报纸里。父母进我房间的时候,以为我只是在写东西或者做眼保健操。等房间没人了,再继续。就这样,养成了习惯。

直到有一天,我静静地坐着,默想“肉生的属于肉,圣神生的属于圣神”的时候,一下子坚持了15分钟,没有一丝分心。后来找了神师,他告诉我,花了一年时间,终于让我心静下来了。

此后,每天祈祷,感觉都有收获。

非常神奇的是,有一天祈祷前,我脑海中突然冒出一句“不要怕只管信。”虽然还没读到这个章节,还是把它作为今天默想的素材。晚上,暴风雨很激烈,我甚至感觉窗外的闪电要打到脸上了。以前,一到雷雨天气,我就吓得索索发抖。那晚靠着“不要怕,只管信”这句话安然度过了一夜。

事后,神师说,很惊喜我的改变。

第三、四年:试炼

第三年伊始,每天我都期待更多时间与耶稣沟通, 又看到清华大学EMBA招聘广告,做招生老师的待遇不错。觉得自己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便辞了职,去应聘了。结果,只做了一个月就离职了。

还是那一年,几乎每个月,我都要换一次工作,确实是身心俱疲。一直捱到了次年的圣周,前同事慧致电我,她在理财公司做到了主管的位置,希望我去,与她合作、共事。

我内心很犹豫,一、她气场很强大,面对她,我莫名有点害怕,而且祈祷时,有声音说“不要去”。二、过去整整一年,我每次动离职的念头,未与任何人说,她就打来电话招揽我.....这到底是天主的意思么?

最终还是去了那家公司,每天出门发广告,打电话找客户,忙到晚上8、9点下班。累得精疲力尽,只好画个十字和耶稣说几句话算是祈祷。想想一年前的我,还是因为渴望天主而换工作,现在却导致忙得没时间和天主说话,反差极大,但开工没有回头箭。

我坚持到转正,从一个需要陪访的新人,成了慧倚重的人。那一年,天主也让我通过失败的相亲,了解了一部分男性群体:

第一个相亲对象是外教人,因为初中毕业后便闯荡江湖。由于学历、外貌的自卑,便通过打压别人来凸显自己的优势。时常向我滔滔不绝展示他扎实的历史国学底蕴,变着法暗示我基督徒的“愚昧”,再不就是通过“事业是老板的,身体是自己的”传授些油腻腻的“职场兵法”。

工作的快节奏不是我能掌控的,且毫无敬畏之心,过马路都要刻意伸手触碰我,却是我不能忍的。不尊重别人的信仰,等于就不尊重本人。于是再一次分歧中,我果断拉黑了他。

后面相亲的教友,可能被我高强度的工作状态吓坏,也都退去了。

没过多久,客户听到负面的信息——公司资金链断,大家的本金都拿不回来。一时间,面对客户的恐吓,整个总部都充满了愤怒的人群,内心有了一丝寒意。

公司为粉饰太平,宣布资金链断裂只是谣言,下个月有钱进账;又组织员工与大客户参加釜山游轮五日度假。在上船前,我甚至悲哀地想:也许去了韩国后,就回不来了——还有一个“炸弹”还没引爆:我其中一个客户是借钱投资,金额达到60万!

在船上的四天,我推掉了所有的活动,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读《圣经》、《少有人走过的路——心智成熟的旅途》,体验着犹太人当初在旷野中的心境,看看耶稣怎么引领我出埃及。这两本书,也给了我力量,也教授我:先苦后甜、承担责任、终于事实、保持平衡。

默想耶稣在海面斥退风浪时,我就想象着我和主坐在这艘游轮上,他睡在船尾,海上刮起大风,卷起大浪,场景和泰坦尼克号相似。我大叫着,感觉鼻子里都进水了。主说我是个小傻瓜,他让我意识到,最近发生的事情都是他允许的,靠我工作的努力表现,无法改变我父母的看法,只有回去和他们说.....我退出了祈祷。

近三年:磨合

从游轮回来后,我既要面对客户的恐吓、电话短信骚扰;又要面对发不出工资,还不能离职的窘境,生计都成问题,真是前途渺茫。在换新工作前,我又去了沈阳做了一次避静。

那天临上飞机,才发觉手机居然丢在家中,拿一张手抄的攻略,在飞机落地后,一路坐地铁,来到沈阳修女院。

五天的避静里,我知道了“内在小孩”的存在,也知道了她很希望得到爱、认可与安全感。这些我们完全可以给到他们。

离开修院后,感觉一身轻松。

次年在修院,与主的亲密沟通,让我将不再依赖别人,甚至主耶稣还展现了类似《红楼梦》中贾瑞照镜子见骷髅的场景——我一下子看明白了,主给我实施的是厌恶疗法!

后面的几年,我的工作也一直在波折,心情也起起伏伏。一会儿想着做主播挣快钱,一会想着通过写哗众取宠的小说给一些公众号挣稿费。再不就是与天主吵闹为什么让我受那么多苦,总想学外教人“野蛮生长”。

但通过祈祷,甚至翻阅之前的日记,回顾走过的路:发觉主在!主一直都在我身边!祂不会允许我走偏的,而我与祂一起的时候,内心平静,充满感激。

此刻,我突然想起朋友的一句话:有天主在,你会做很多原先不愿做的事。你也不会“野蛮生长”的。

注:配图来源于互联网

拓展阅读:

十种祈祷的方法

守望相助 爱满荆楚——湖北天主教与全国天主教界携手并肩抗“疫”记

浅聊什么是【背起你自己的十字架跟随主耶稣】

协助东方礼教会机构联合会在罗马举行会议,讨论印度与乌克兰东方礼教会的需要

《愿他们合而为一》颁布25周年,教宗方济各重申大公合一的承诺

内蒙古:呼和浩特教区踊跃捐款为抗“疫”助力

教宗公开接见:和平不同于心安,而是不断寻求修和

广东:粤北最贫困堂区神父教友心系武汉慨施援手

Tags:

相关文章

本栏推荐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23701篇文章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