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天主教在线 > 入教指南 > 教堂 > 教堂故事 >

上川岛方济各·沙勿略墓园:“东方使徒”的归宿

2020-03-26 15:55:05教堂故事 人已围观

简介日前,国家文物局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快海上丝绸之路保护和申遗工作的通知》,我市方济各·沙勿略墓园—大洲湾遗址入选我国2018年世界文化遗产申报推荐项目“海上丝绸之路:中国史迹...

文前导读:

为什么上海成为韩国天主教朝圣地

日前,国家文物局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快海上丝绸之路保护和申遗工作的通知》,我市方济各·沙勿略墓园—大洲湾遗址入选我国2018年世界文化遗产申报推荐项目“海上丝绸之路:中国史迹”(简称“海丝”)首批申遗遗产点名单。这标志着近两年来我市所做的大量申遗准备工作,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让人鼓舞。为推动我市海丝申遗工作更好开展,加强舆论宣传,本报今起开设“关注海丝申遗”栏目,让广大读者走近江门海丝申遗。首期我们将带大家多维度深入了解方济各·沙勿略墓园。

墓园后方树立着 方济各·沙勿略雕像。

走进墓室让人感觉静谧庄严。

方济各·沙勿略墓园为广东省境内纪念西方来华传教最知名的传教士的墓园,为研究海上丝绸之路对中国文化、宗教等方面的影响提供了重要证据。

方济各·沙勿略作为“历史上最伟大的传教士”,为什么会来到上川岛?在上川岛经历了什么?他的到来对东西方文化交流产生了哪些影响?为解答这些问题,本报记者曾深入方济各·沙勿略墓园探访,并对其最近的保护开发现状进行了采访,现将有关信息刊发,以飨读者。

在中国,一提到基督教传教士,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利马窦。理论界不少人认为,传教士虽然随着开辟新航路的西方殖民主义者来到中国,但由于他们在传教过程中藉科学作为工具,以博得国人的好感与信任,客观上将近代科学的种子播撒到中国,并引起中国社会的深刻变革。就好像“蜜蜂采蜜”,蜜蜂原本是为觅食,但在客观上传播了花粉一样,西方传教士也在客观上促进了东西方文化的交流。

鲜为人知的是,利马窦是沿着一位前辈的足迹走来的,这个人就是方济各·沙勿略。1552年,方济各·沙勿略为他的事业献身,在上川岛逝世。

方济各·沙勿略在很多地方受到尊重,不仅因为他是耶稣会的创始人之一,更在于他开拓东方教土的巨大成就和受苦献身的精神。1622年教皇格里高里十五世将沙勿略封为“圣徒”,他是继耶稣会创始人罗耀拉之后第二位享有这一荣誉的人。他的遗髑被视为佛教舍利子一般神圣,分别供奉在印度果阿、意大利罗马及澳门的教堂内。

2012年,在川岛旅游办主任马国华的陪同下,我与同事步行前往方济各·沙勿略墓园。

豪门之后的执着追求

4月份,还是上川岛的旅游淡季,下午2点多,道路上没有行人,很安静。我默默地在脑海中寻找有关方济各·沙勿略的记忆。

据有关资料记载,沙勿略是根正苗红的巴斯克豪门之后。1506年,他生于西班牙的Navarre城堡。其母是纳瓦拉两脉贵族的唯一传人,其父则是国王的顾问,作为5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沙勿略不仅跟母亲姓,还深受虔诚的母亲影响。1525年,19岁的沙勿略前往法国巴黎大学圣巴巴拉学院攻读哲学,五年后获硕士学位,开始担任讲师。

在巴黎有一位比他年长15岁的同乡依纳爵·罗耀拉和他合租房子住。这位同乡追求的是天主的光荣,他常给沙勿略说一句《圣经》金句:“人即使赚得全世界,可是如果丧失了自己的灵魂,这对他有什么益处?”经过长久的熏陶,沙勿略和依纳爵·罗耀拉一起,成为耶稣会创会的七人之一,并被认为是其中最执着、勇敢的一位。

小路的尽头就是墓园不大的山门。推开铁门,一条水泥阶梯把我们引上山。拾级而上,我发现阶梯上辅满了白色的小花,淡淡的有点香。抬头一看,是苦楝树。

记得席慕容在她的《写给幸福·苦楝》里写到:“苦楝的花……一树铺天盖地地开着,不管不顾的样子……就是这样一些疯狂温柔芳香过的花,孕育出来的果,却以苦字冠名,苦楝子经冬不掉……忍着风刀霜剑的催逼,直等到下一个春天的到来,才入土稍歇,扎根发芽。”

苦楝树站在这里与沙勿略朝夕相伴,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1541年,沙勿略接受教宗的任命,以罗马教廷大使的身份来到亚洲。这是一趟危险的旅程,也是他永远不能返家的传教路线。在他给罗耀拉的一封话别的信里这样写道:“我这一生能留下些什么,其实我已很清楚,我们唯有透过书信才能相聚──不过相信在另一个国度里,我们能面对面互相拥抱。”

在十多年的福传生涯里,沙勿略每到一个地方,就和当地的人过同样的生活。他吃的食物和穷人完全相同,是清水和粗米,夜间睡在地上。无论遇到多少风暴、困苦、疾病、危险,他都毫不动摇。他劝导了3万多人领洗入教,福传旅程超过数千里,涉足大半东亚地区。曾有人这样形容:如果耶稣会会祖罗耀拉是“不倦的旅人”,那么沙勿略就是“无畏的航海者”。他是最早来东方传教的耶稣会士,将天主教传播到亚洲的马六甲和日本。天主教会称他为“历史上最伟大的传教士”;是“传教士的主保”。

充满挫折的中国之行

我们终于到达了墓园主体建筑前面的平台。

站在平台上,对面是宽阔无垠、湛蓝如洗、平滑如镜的大海,大平洲、小平洲、乌猪岛如卫士待立两侧。平台前,一人高的十字架竖立,印衬着后面的背景,尤如一幅宏大的画卷。

我缓步踏入墓堂,看到两竖排木质长椅的前面,放着方济各·沙勿略的石棺,棺前有一块刻有中葡文字“康熙三十八年,方济各·沙勿略”字样的墓碑。

“方济各·沙勿略在印度传教已经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为什么还要以身犯险,执意来中国呢?”一个疑问令我不吐不快。

马国华解释:“在日本传教过程中,沙勿略发现影响传播基督福音的最大障碍是相当部分日本人深受中国的影响。由此,沙勿略萌生了到中国传播福音的想法——使日本归依之善法,莫若传播福音于中国。”

1552年9月,沙勿略带着助手、华仆安东尼乘葡藉商船“圣十字”号到达上川岛。继唐朝与元朝之后,沙勿略揭开了基督教第三次传入中国的序幕。

上岛之后,沙勿略遇到了什么?

经马主任的详细介绍,整个事情的经过在我眼前展开:

不久,沙勿略得知明朝政府严禁使团入境。但这并没有动摇他宣教的心志,他通过和暹罗使团协商,谋求一个席位随使团朝见中国皇帝,后来遭到阻拦。

沙勿略只好住在用树枝和茅草搭成的茅屋里,一边致力游说传教,一边寻找机会伺机进入广州城。好不容易,他和一个中国商人商量好黑夜带他到中国内陆。沙勿略立誓保守秘密,决不向任何人泄露对方的姓名。

11月下旬,完成贸易的葡船纷纷启程,借助强劲的东北风驶向马六甲、印度或欧洲。上川岛一下显得十分荒凉。约期已到,所约商人没有如期前来,沙勿略焦虑无比。11月21日,他突发寒热,并于12月3日瞑目安逝,享年46岁。仆人和安东尼用一张牛皮裹着沙勿略并买了数百斤蚬壳灰,就地安葬。

据说,十个星期后,沙勿略的棺椁被从土中掘出,迁往别处安葬时,人们启棺检视,见遗体完整不腐。人们将沙勿略的遗体送到马六甲,数日后,又送到果阿耶稣堂。

第二年,沙勿略在日本时的密友阿尔卡佐瓦返欧洲时途经上川岛,特意去朝拜沙勿略的墓地。也就是从这一年起,上川岛开始成为西方传教士朝拜沙勿略的圣地,同时也使上川岛演变为多元文化交汇之地。

1639年,澳门的耶稣会士在沙勿略原墓地修了衣冠冢;1869年,法国人出资在上川岛建了沙勿略的墓堂、纪念碑还有一座教堂。

“适应”策略促进交流

方济各·沙勿略墓园内建有方济各·沙勿略墓堂和墓塔。墓堂为西班牙古式建筑蔚为壮观,堂内陈有一具木棺,系康熙年间教友献置;四面墙上挂有两组图画,一组描绘耶稣蒙难始末,一组列叙沙氏东来事迹。转过教堂,循后山之路攀一百八十级石阶,登上山顶,便是沙勿略墓碑,上刻:

“耶稣会士泰西圣人方济各·沙勿略

尔于

大明嘉靖三十一年壬子之冬升天

真迹

崇祯十二年已卯众友立碑。”

现在,每年都有外国游人和港澳同胞前来凭吊旅游。南海之大,散布岛屿不计其数,各具特色,然以此中西文化交汇之所唯上川而独有之。

走出墓堂,我们到其下方临海处,参观沙勿略亲手挖掘的一口水井。

“据说沙勿略每到一个地方传教,都要亲自挖一口水井,每次做弥撒时就汲井水来做圣水。你们看,井距离大海不足1米,涨潮的时候,海面经常比井面高,但井里的水始终是淡的,并且甘洌可口。来,试试!”马主任把勺子递给我们。

我和同事分别舀了一勺井水,仰头喝下,一股清凉甘甜顺喉而下,沁透心脾。

“事过境迁,从几百年后的今天来看,沙勿略的行为思想有着怎样的社会意义呢?”我问。

“在天主教东方传教中,沙勿略居有崇高的地位,他常常被尊称为‘印度使徒’,‘东方使徒’或‘中国传教之父’。”马国华答。

1847年至1853年,耶稣会建造中国的第一座主教座堂时,将其命名为董家渡圣方济各·沙勿略堂(位于上海董家渡)。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张铠撰写的《沙勿略与上川岛》认为,方济各·沙勿略作为近代第一位来华传教的天主教传教士,其为实现理想而献身的精神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西方传教士,但沙勿略最富有历史意义的方面,则是他提出的“适应”策略——强调在不同的文明之间要相互适应而不是对抗。之后,来华的传教士利马窦、汤如望等前仆后继,按照他的策略行事,把华夏文明播向西方。

上川岛作为沙勿略前来中国的首站,所留下的历史痕迹也是深刻的。这里还保留着的两条信徒村——朱家庄、新地(来自于英文“Sunday”即“礼拜天”的音译)村,不少家庭延续着西化的传统习俗。

在新地村,我们走进了80多岁村民曾先良的家,看到其墙上贴着圣母像,桌上摆着金色的十字架,他说自己每天早晚都会做祷告。

回头远望,只见墓堂钟楼的白色哥特式尖顶冲出绿色的树冠,沐浴阳光,凝视东方。

表面上,从短期来看,沙勿略没有成功,伴随他的更多是痛苦和失败。实际上从长期来看,沙勿略是成功的——作为促进东西方文明交流的一位先驱者,他打开了人们思想的藩篱,找到了一条使中西文化得以互相接纳的道路。至于传教是否成功倒在其次了。

不远处,海潮一阵阵有节奏地拍打着海岸,不知停歇。

(文/江门日报记者 傅健 图/江门日报记者 王鼎强)

现状

墓园已成上川岛旅游热点

方济各·沙勿略墓园位于江门市台山市川岛镇大洲村委会大象山,面向辽宽的大海。为纪念第一个随海上丝绸之路来华的传教士方济各·沙勿略而建,始建于1552年,后经多次重修和扩大,现建筑建于1869年。墓园主要建筑有二处:方济各·沙勿略墓堂和他抵达上川岛后亲手挖掘的一口水井。方济各·沙勿略墓园为广东省境内纪念西方来华传教最知名的传教士的墓园,为研究海上丝绸之路对中国文化、宗教等方面的影响提供了重要证据,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

近两年来,我市严格按照申遗章程组织申报材料,并持续加强有关史迹点的保护工作。台山市有关部门表示,在完成入选工作后,当前工作是继续深入调查,加强遗址保护,完善规划设计,设立专门保护机构,进一步加强宣传,扩大影响。

与此同时,随着我市海上丝绸之路申遗工作的推进,以及全域旅游建设热潮的掀起,方济各·沙勿略墓园的文化底蕴被进一步呈现给世人,也成了台山上川岛的一个旅游热点。

2014年8月,国务院印发了《关于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将“丝路旅游”上升到国家高度。该意见指出要通过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来推动区域旅游一体化,增强旅游发展动力。

台山是海上丝绸之路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形成的海洋文化及贸易文化对台山的城市发展有着重大的影响。而台山“海丝文化”资源主要集中于上川岛及周边乡镇。针对“海丝”项目的开发与策划,《台山市旅游发展总体规划》提出,要根据不同的游客,打造出大众观光、休闲度假及专业体验三个层次的旅游项目,其中对“海丝文化”融入其中多有涉及。

2015年台山市大力发展全域旅游,川岛镇率先行动,先后规划建设了潮人径下川段和上川段。其中,上川岛潮人径串联的十余个景点中,方济各·沙勿略墓园及关联的新地村古教堂遗址、圣井等几个地方,都被作为重要的人文观光点。(张茂盛)

拓展阅读:

为什么上海成为韩国天主教朝圣地

Tags: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24168篇文章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