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天主教在线 > 圣经园地 > 圣经词典 >

次经,旁经(APOCRYPHA)

2020-03-26 16:08:49圣经词典 人已围观

简介Ⅰ 定义 “次经”(希腊文的形容词 apokryphos 〔意即“隐藏”〕的中性复数词)是个专有名词,用来形容某些书和旧约正典的关系,指出这些书虽然不被认可为当众诵读的经文,却对个人的研究和建立,有...

文前导读:

旧约次经

Ⅰ 定义

“次经”(希腊文的形容词 apokryphos 〔意即“隐藏”〕的中性复数词)是个专有名词,用来形容某些书和旧约正典的关系,指出这些书虽然不被认可为当众诵读的经文,却对个人的研究和建立,有一定 价值。所谓“次经”包括了七十士译本里正典的书卷中(以斯帖记、但以理书、耶利米书、历代志上下)所附加的一些内容,此外,还包括其他的书,例如传奇文 学、历史作品或神学作品。这些作品的原稿,很多都是用希伯来文或亚兰文写成的,不过,它们被保存下来或者为人所知的版本,却只限于希腊文。直至最近,情况 才有所改变,七十士译本的正典范围,没有太严格的规定,包括了以上提到的作品。可是,在雅麦尼亚(Jamnia)会议上,这些作品就没有被列入希伯来的* 正典当中,我们不太清楚在十六世纪之前的基督徒,他们如何使用次经,以及他们对次经有些什么看法。不过,在十六世纪的天特会议(Council of Trent),罗马教会就将十二本的著作纳入他们的正典。但复原派基督教(Protestant)(如:马丁路德和安立甘教会的卅九条信条 [Thirty-Nine Articles] 只承认这十二卷书可作私下建立自己之用)。在这十二本作品之外的其他作品,今日则通称为*伪经(Pseudepigrapha)。同样的,在十六世纪之 前,这些伪经被偏僻的东方教会随意采用,而今日仍然存留的这些作品也只得他们文字的译本(如:埃提阿伯文 [Ethiopic]、亚美尼亚文 [Armenian]、斯拉夫文 [Slavonic])。

Ⅱ 内容

今日我们所说的次经乃是由十二本作品组成的,在此我们要进一步的概述它的内容和主要的问题。

英文版本称之为以斯得拉壹书(1 Esdras)的这卷书,路迦诺七十士修订本(Lucianic recension of the LXX)称之为以斯得拉贰书,耶柔米的武加大译本(Jerome's Vulg.)则称之为以斯得拉书。以斯得拉壹书除了记载与历代志──以斯拉记──尼希米记相似的事件之外,还加上了一大段的经文(名叫“三个青年的辩 论”,'Debate of the Three Youths',见:三1-五6)。一1-20、23-25 = 代下卅五1-卅六21;二1-11 = 拉一1-11;二12-26 = 拉四7-24;五7-71 = 拉二1-四5;六1-九36 = 拉五1-十44;九37-55 = 尼七72-八13。“三个青年的辩论”改编自波斯的传说,在细节上仍可辨别出波斯传说的痕迹。这个传说,被改编为所罗巴伯得以朝见波斯王的方法。故事讲到 大利乌的侍卫所罗巴伯参与辩论,力陈何为最强大的势力(酒、女人或真理?)取得胜利之后,就获准朝见大利乌,提醒这位波斯君王他有义务容许以色列人重建圣 殿。将以斯得拉壹书与七十士译本的以斯拉记作一详细的比较,就会看出它们都是根据希伯来文的马索拉经文翻译而成的两个独立的译本,而以斯得拉壹书大概是两 个译本中较早的。两个译本不只在版本方面有差别,同时在事件的排列以及波斯王的先后次序上,也有出入。今日的学者对其中的一些差异,仍然未能决定应该采用 哪个译本的记载。在某些情形之下,以斯得拉壹书的经文肯定是可靠的。它是一本意译本,采用惯用语,为约瑟夫所熟识。

英文版本称之为以斯得拉贰书(2 Eadras)的书卷,武加大译本称之为以斯得拉肆书;又称为以斯拉的启示录(Apocalypse of Ezra)或以斯拉肆书(4 Ezra)。今日,保存于旧拉丁文圣经〔译注:即武加大译本〕的以斯拉肆书的版本,原来是一篇犹太教的启示文学作品,见于四至十四章,基督徒对此加以增 订。以斯得拉肆书的其余数章──基督徒增订的部分──在一些东方的版本中则付诸厥如。以斯得拉贰书的原稿记载了七个异象。在第一个异象(三1-五19), 先见目睹锡安遭受的苦难,便要求神给他解释,因为他认为锡安并不比压迫她的人更罪孽深重。天使乌利尔(Uriel)回答说,这事是先见所不能明白的,但在 那即将来临的世代,将会见到救恩。第二个异象(五20-六34)牵涉到同样的问题──为什么神所拣选的以色列会落在外邦人的手中?同样的,天使宣称说这个 问题是人所不能测透的。新的时代会在这个世代消逝之后马上来到,末日的征兆、悔改和得救的时刻更会在这新时代之前出现。这个宣告应该成为先见的安慰。第三 个异象(六35-九25)问及为何犹太人没有得到地土;答案是他们将在未来的世代承受地土。其他讨论的事涉及人死后的生命与未来的世代,包括蒙拣选的人数 稀少的问题。第四个异象(九26-十59)提及一个悲痛的女人叙述自己的灾难,随即变成一个荣耀的城市。这城市乃是耶路撒冷的象征。第五个异象(十60- 十二51)所见到的是一只有十二个翅膀和三个头的鹰──象征罗马。解释这个异象的天使明确地宣称说,这就是但以理书第七章提到的第四国,但是弥赛亚将会取 代它的地位。根据最有可能的解释,这个异象的时代是在豆米仙(Domitian)统治的时期。第六个异象(十三1-58)是一个由海里升上来的人,将敌对 他的群众消灭。这改编自但以理书第七章提到的人子的异象。最后的一个异象(十四章)提及一特出的主题,就是,以斯拉透过一个异象和一些蒙神恩佑的文士的帮 助,修订、校勘了希伯来人的圣书。这些圣书一共有九十四本,就是希伯来正典的廿四本,以及七十本充满奥秘或启示的作品。

多比传(Tobit),是个可嘉的短篇故事,论到北国被掳期间一个公义的希伯来人多比(Tobit)和他的儿子多比雅(Tobias)。 在以撒哈顿(Esarhaddon)的暴政下,多比因为救济同胞以色列人而受到逼害,又落在穷困的处境当中。最后,他意外地弄瞎了眼睛。迫不得已,只好由 他妻子供养他,使他感到羞耻。他向神祈祷,求神让他死掉。与此同时,在伊克巴他拿(Ecbatana)的一名年轻的希伯来女人撒拉(Sarah)也向神祈 祷,期望得医治。她被恶鬼亚斯摩代(Asmodaeus)缠身;先后有七人向她求婚,可是在新婚之夜,恶鬼就先后将他们逐一杀死。当时,神就差派天使拉斐 耳(Raphael)去“医治他们两人”。多比差他儿子多比雅到玛代(Media)取回留在那儿的十他连得(talents)的银子。拉斐耳化身为亚撒利 雅(Azariah),多比雅就雇用他,成为自己旅途上的良伴。多比雅在底格里斯河钓到一条鱼。在亚撒利雅的劝告之下,多比雅保留了鱼的心、肝以及胆囊。 他们抵达伊克巴他拿时,多比雅发现了撒拉原来是自己的亲戚,并与她订婚,在新婚的晚上,多比雅将鱼的心及肝烧了,恶鬼受不了所发出的臭味,就逃到埃及去 了。于是,多比雅踏上归途(他的狗比他先抵家);先前大家都灰心绝望,以为他不见了,如今却见他安然无恙回来。多比雅跟着用鱼胆汁涂抹父亲的眼睛,从此他 就恢复视觉。这故事显然是源自犹太人被掳到巴比伦或波斯的时期。原稿很可能是用亚兰文(Aramaic)写成的。如今为人所知的有三个希腊文的版本,在死 海附近也找到这故事的一些希伯来文和亚兰文残卷。

犹滴传(Judith),讲及一个勇敢、年轻的犹太寡妇的故事,以及她运用狡计歼灭尼布甲尼撒军队的事迹。她是比土利亚 (Bethulia)的居民。一日,何罗非尼斯(Holofernes)围困比土尼亚,她就去他的营地中拜访他,假装要出卖自己一方的军事秘密。然后以她 的美貌来诱惑他,终于她趁着单独与何氏在晚上共用佳肴的时候,将他杀死,把他的头斩了下来。当她把何氏的头带回家的时候,全城的人欢呼,快乐地迎接她。亚 述的军队发现自己的军长被刺杀后便撤退,犹滴和比土利亚的妇女在神的面前欢乐地唱出一首诗篇。这故事明显是虚构小说──否则它与事实不符之处令人难以置信 ──写作时间是主前二世纪。原着是用希伯来文写成的,但时至今日,只有希腊文的翻译本,一共有四个修订本,将这故事保存下来。

在七十士译本和狄奥多田译本(Theodotion's translation)中,我们可以找到但以理书的增篇(Additions to Daniel)。第三章加插了亚撒利雅的祷文(Prayer of Azariah),是他在火炉内向神作的祈祷;以及三少年的诗歌(Song of the Three Holy Children)(children 即 paido{n,可有“仆人”的意思)。这是三人在火中行走时向神唱的赞美诗,也是基督教崇拜所用的万物颂(Benedicite)。以上两个增篇的原稿 显然是希伯来文。在狄奥多田译本,苏撒拿传(Story of Susanna)列在但以理之前,但七十士译本将它列在但以理之后。苏撒拿贤德貌美,是巴比伦一个富有的犹太人的妻子。民间两名长老对她起了淫欲,在她沐 浴的时候突袭她,逼她满足他们的欲念,否则他们就会作假见证指控她犯奸淫。苏撒拿选择了后者,毁谤她的人得到其他人的信任,苏撒拿也就被定罪,虽然,她抗 议说,自己是清白的,却于事无补。但以理当时只是一个年青小伙子,却敢于为这次不正义的审判大声疾呼,结果,在他主持的第二次的审讯里头,他就揭发了长老 的假见证,而那个女人也不再被定罪。

彼勒与大龙书(Bel and the Dragon)的故事,显然是为了嘲笑偶像崇拜而写的。但以理指出,吞食晚间的祭物的,不是彼勒神像而是彼勒的祭司。国王因而毁灭了那个偶像。但以理又毁 灭了巴比伦人所崇拜的巨龙。之后但以理被丢进狮子坑,但性命得保,有六天之久。在第六天,犹太地的先知哈巴谷,奇妙的被带到但以理那里,为他供应食物。第 七天国王就释放了但以理。这两个故事大概译自闪族语言的原稿,不过这个问题仍然没有最后的定论。以上的增篇是对但以理的故事加以渲染的例子、 写作日期大约是主前100年。

以斯帖增篇(Additions to Esther)大大的增加了以斯帖记的希腊版本的篇幅。增篇一共有六段。第一段讲到末底改的梦,以及他如何制止了一个推翻国王的阴谋。这一段被列在第一章 之前。第二段,是国王的御旨,下令杀绝他领土内所有的犹太人。这一段记在(以斯帖记)希伯来版本的第三章13节之后。第三段,记载以斯帖和末底改两人的祷 文,列在第四章之后,第四段描述以斯帖觐见国王,是五章12节的补篇。第五段提到国王的御旨,容许犹太人自卫,列在八章12节之后。第六段包括了末底改的 梦的解释,以及一则关于希腊文版本几时传入埃及的历史记录。大部分学者都认为,以上提到的所有的增篇事实上都是在希伯来正典的以斯帖记以外附加上去的。再 者,可能部分(甚至全部)的以斯帖增篇是用希腊文写成。忠于罗马〔译注;天主教〕权威的学者和其他少数的学者(包括 C. C. Torrey),却坚持说,希伯来文的以斯帖记,是缩写本,而较长的原着,是希腊文版本对此的翻译。希腊文版本的后记(colophon)指出,这作品是 主前114年之前在巴勒斯坦译成的,译者是多利买(Ptolemy)的儿子吕西马古(Lysimachus),一个耶路撒冷的居民。

玛拿西的祷文(The Prayer of Manasses)声称录出了代下卅三11-19提到的祷文。大多数学者相信,这是一篇犹太人的著作,原着可能用希伯来文写成。无论如何,这篇祷文首先在 叙利亚文的使徒遗范(Syriac Didascalia)(三世纪)这本书中出现,同时也包括在颂歌(Odes)(即基督徒崇拜时所用的取自旧约和新约的诗歌)里面。颂歌在一些七十士手抄 本是属于诗篇的附篇,比如亚历山太抄本(Codex Alexandrinus)就是一个例子。

耶利米书信(The Epistle of Jeremiah)是典型的希腊化犹太人攻击偶像崇拜的文章,以书信形式写成,假借耶利米之名,写信给被掳到巴比伦的犹太人,正如耶廿九所提及的。信中嘲 笑一切的偶像,又揭发与偶像有关的罪恶和愚昧。作者告诉被掳的犹太人,不要敬拜这些偶像,也不要惧怕他们。耶利米书信以流畅的希腊文写出,不过,原稿可能 是亚兰文。

巴录书(The Book of Baruch)声称是由耶利米的朋友和文士巴录所作。这本书内容简短,但大多数学者都认为它是一本合着,作者由两个、三个至四个不等。全书分为以下几个部分。

1. 一1-三8,以主前597年犹太人被掳到巴比伦一事为背景,描绘巴录向这班人讲话带领他们认罪,发出一个求神宽恕的祷文,和求得拯救的祷文。
2. 三9-四4,发出对智慧的赞美,这智慧蕴含于摩西的律法里面;异教者因不晓得这智慧而灭亡,以色列人却因有这智慧而得救。
3. 四5-五9,耶路撒冷的哀歌,为被掳的人而写。接着是劝勉耶路撒冷要接受安慰,因为她的子女将会回家。巴录书的第一部分明显是用希伯来文写成的。虽然以后两部分的希腊文通顺、地道,原稿仍然可能是用希伯来文写成的。

传道经(Ecclesiasticus)是一希腊名称,指的是西拉之子约书亚的智慧书(the Wisdom of Joshua ben-Sira)。约书亚是住在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他这作品的部分内容仍可见于希伯来原文的一些手抄本,这些手抄本收藏在开罗的藏经库(Cairo Geniza)。他著作的希腊文版本,是由他的孙儿翻译的,被列入次经当中。同时,在序言里,他的孙儿显然在善行者多利买七世(Ptolemy VII Euergetes)(主前170-117)的执政期间移居埃及。作者将此书分为两部分来写,依次是第一至廿三章和廿四至五十章,并有一个短的附录,就是 第五十一章。正如其他智慧书一样,传道经向人提供成功人生的宝鉴,这里所指的成功,是含义很广的。在作者的经历和教导里面,敬畏神、遵守神的律法与实际的 智慧分不开,后者是从观察和他个人的生活当中汲取的。个人的敬虔会透过遵行神的律法表达出来,而智慧乃在神的律法中显明。在人生的每一个环节中,日常生活 采中庸之道乃是基本的原则。传道经的第二部分的结论,包含了对名人的赞美,并以色列杰出人物的名单。名单中的最后一个名字是大祭司西门第二(Simon II)(约主前200)。“米示拏”(Misnah)(见 Aboth 1:2)和约瑟夫(Josephus)(见 Ant. 12. 224)的记录也曾提及这个人。传道经代表了理想文士的雏形,西拉之子(Ben-Sira)本人便是一个例子。他是正统犹太人的模范:整个人奉献给神、服 从律法、生活严谨、以学习律法为最重要的事。这本书,成了基督徒喜爱的书,这从它的名称(可译作“教会的书”)可以看得出来。虽然传道经从来没有被犹太人 视为正典,他们却十分重视这本书,有些拉比偶然会将它当作圣经那样来引用。叙利亚版本的传道经译自希伯来文原着,并且出于犹太人之手。

所罗门智慧书(The Wisdom of Solomon)可能是犹太人的智慧文学中最重要的著作。源于旧约和次经的智慧文学作品,不过,所罗门智慧受了希腊文化的影响,因此,这本书比同类型的作 品更注重形式,也更为精密。这本书劝诫人追求智慧。第一至五章提到追求智慧的犹太人会得到的福气。第六至九章赞美“神的智慧”。智慧被人格化,被说成是一 位雌性的天使,是受造之物和神的仆人中最重要的一位。第十至十九章回顾旧约的历史,所带出来的一个主题就是,在整个旧约历史的过程中,“智慧”一直帮助她 的朋友──犹太人,却使惩罚和毁灭临到她的敌人。因此,这本书可被视为对犹太人的一个鼓励,叫他们不要放弃祖先的信仰;可是,从这卷书中,我们也可以看到 宣教的用心,这个用心,明显的存在于希腊化的犹太教之中。作者采用了希伯来文的资料来写作,可是,这本书显然是用希腊文写成的,因为它有希腊文诗体,又采 用希腊的哲学名词,并使用希腊文版本的旧约。作者受希腊人思想的影响,最明显可见的证据是,他用斯多亚派(Stoic)和柏拉图派(Platonic)的 名词来形容智慧,又确信灵魂不灭。大部分学者认为,并没有足够的理由可以让人下结论说,这本书的作者超过一位,虽然可以看出,作者曾采用不同的资料来源来 写作。至今我们仍然未能确定谁是此书的作者,不过,最有可能的是,作者是一个亚历山太人。

有几本著作命名为马加比书(Maccabees),但在英文版本的次经中,只刊登了其中两本,就是历史书马加比壹书(1 Maccabees)和马加比贰书(2 Maccabees)。马加比壹书记录了主前175至134年的事件,包括与安提阿古,伊皮法尼(Antiochus Epiphanes)的斗争、哈斯摩尼人(Hasmonaeans)的战争和约翰许尔堪(John Hyrcanus)的统治。此书是以一篇称扬约翰的颂词作为结束,这篇颂词,显然是在主前103年、约翰刚刚逝世之后才写的。整卷书的原稿,用希伯来文写 成,后来根据七十士译本某一些文学风格译成希腊文。此书的主旨是要赞扬马加比家族,以他们为犹太教的战士。马加比贰书却有不同的来源;它的内容包括许多记 于马加比壹书的历史,但尼加诺(Nicanor)的战役及他被打败之后的历史就没有记录。这卷书的佚名作者有时被称为“节录者” ('epitomist'),因为他的书大部分摘录自古利奈人贾森(Jason of Cyrene)的作品。如果不是他,我们就不晓得贾森的作品。马加比壹书、贰书之间有一些年代上及数目上的差距,但我们习惯上比较信任马加比壹书的记录。 两本书里面的书信和法令有否历史价值,也引起争辩。无论如何,两本书都是历史性的资料,不应忽视。在七十士译本的一些抄本里面,我们可以发现马加比叁书和 肆书。前者记录多利买四世(Ptolemy IV)(主前221-204)时代所发生的集体迫害事件及集体反迫害事件,所采用的语气及表现出来的民族精神,与以斯帖记相似。马加比肆书则不是叙述文, 而是讽刺篇或短文,藉着圣经的故事以及马加比贰书六至七章的殉道故事,说明理性是控制情感的。作者虽然深受斯多亚主义(Stoicism)的影响,他还是 尝试标榜律法的功用。(另见*新约次经)

书目:R. H. Charles 编,The Apocrypha and Pseudepigrapha of the Old Testament, 1913;同作者,Religious Development between the Old and New Testaments, 1914;C. C. Torrey, The Apocryphal Literature, 1945; R. H. Pfeiffer, History of New Testament Times with an Introduction to the Apocrypha, 1949; B. M. Metzger, An Introduction to the Apocrypha, 1957。
J.N.B.

拓展阅读:

旧约次经

Tags:

相关文章

本栏推荐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23616篇文章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